大力小说 > 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 第十五章:生活的小点滴
    回到三坪屋后,看到拥挤的的四壁,白小桐不由沉沉地叹了口气。

    忙碌了一早上,回来后有些犯困,他困顿地钻回被窝,心中想着若不是白小玫老是三更半夜抢夺被子,自己也不至于这么惨。

    他打了个哈欠,转头又去看白小玫。

    此时白小玫一如既往地坐在那桌子后,她回来后并没有休息,只是一个劲地埋头作画后续的故事。

    似乎公交车上的谈话,让姐弟俩之间的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冷了,两人回来后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整个三坪屋里透露着古怪的僵硬气息。

    白小桐不由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说得太过了,让她伤了自尊。

    虽然白小玫是个元气满满的女孩子,平时又有点蠢萌大大咧咧,但是不代表她没有自尊心,这样的女孩子看起来很随性,但遇到伤人的话后,实际上内心也不乏脆弱和无助。

    白小桐想着今天说了好多“带着伤人意思的实话”,不由有些自责自己嘴贱。

    说到底她才是个十九岁的女孩子呀,别的女孩十九岁都是快快乐乐去读书,或者和闺蜜谈论哪个化妆品好用,正值青春去享受着青春的美好森规划。

    可白小玫还没准备过着青春的时候就直接失去了青春,自从父母去世之后,白小玫肩上扛着很多重任,她一个人带着弟弟远离家乡,又去赚钱养家糊口。

    虽然平时白小桐照顾白小玫比较多,但从经济来源上,白小玫才是那个主力。

    就连这次画漫画也一样,白小桐空有着故事,如果没有白小玫的绘画技术,怎么可能作得出一篇漫画呢?

    再说了,她也不是任性的女孩,拿着钱肯定是想要做什么。

    要不跟她道个歉吧,白小桐坐起身子。

    没想到刚坐起身子后,白小玫忽然道:“小桐,今天午餐你帮忙能烧一下吗?我想闭关画画,现在已经签约了,所以多留些存稿好点……”

    白小桐僵住了身子,最终选择沉默妥协。

    五分钟后,白小桐拿着白小玫的手机站门口凌乱。

    “我不是要道歉的吗?怎么变成去买菜了。”

    “算了,烧一手好菜就当做道歉了吧。”

    白小桐自我安慰道,下了楼。

    “说起来,这次是第二次出门,啊,说到底我还没休息几分钟就被迫出门去买菜了吗?我这个穿越者当弟弟当得也太惨了吧。”

    白小桐叹了口气,去观望四周:“先让我捋一捋记忆,菜市场在哪来着的。”

    半晌,白小桐打开了缺德地图。

    “缺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不得不说三坪屋是真的很偏僻,找公交车老半天就算了,找个步行能去的菜市场都要走好久。

    不过也很正常,菜市场一般建在热闹的居民生活区,像三坪屋这种几乎快被废弃的老宅子,肯定要走好久。

    前世的自己一个人在外漂泊,练就了一身厨艺,挑选菜品自然不在话下。

    大中午的时候,白小桐顶着太阳拎着大袋小袋回家,刚进门就看到白小玫刚画好一页伸个懒腰。

    “我来帮你拿。”白小玫看到白小桐满头是汗后,立即起身要帮忙,但是站起来太激动,膝盖不小心撞到了桌子,她摔倒在地上疼得打滚。

    白小桐无语地看着白小玫傻不拉几的行为,一个人提着所有食材放在过道。

    过了好一会,白小玫眼角带着泪珠眼泪汪汪地站起来,她看白小桐没有搭理她,心底又有了点委屈,于是把气撒在食材上:“怎么买了这么多食材,我们没有冰箱,放不下的。”

    “没事,我买的都是可以长时间存放的,中午晚上多烧点菜。”

    “呜,这得花多少钱啊。”

    “卖菜的阿姨见我长得可爱,问了我一些奇怪的问题,我回答她后,她笑呵呵地多给了我几斤。”

    “哈?!”白小玫顿时紧张兮兮地问:“那她有没有对你揩油啊,你跟姐姐说,如果有坏阿姨对你揩油,姐姐一定饶不了她,妈个鸡,敢调戏我弟弟,我把她打爆。”

    “你满脑子想的是什么呢?我没回答她什么东西,再说了这些菜也不贵,麻烦你多买几次菜,就知道蔬菜其实很便宜的。”

    白小桐吐槽完,便不去管她。

    三坪屋虽然小,但是五脏俱全,过道里有摆着一个家用电磁炉和电饭煲。

    这俩东西不需要煤气,热菜炒菜煮饭也快,虽然说摆在拥挤的地方很不安全,但也只能这样将就着用了。

    白小桐蹲下来,自顾自将食材分好,白小玫见白小桐竟然不搭理自己了,呜咽地嘟囔一句“真不可爱。”

    便跺跺脚回去画画,不料跺脚的时候又扯到刚才撞到疼的地方,倒吸了几口冷气,最后苦着脸坐下来。

    她本来就是个生活笨蛋,除了画画技术好,便没什么长处。

    白小玫也知道自己帮不了弟弟,委屈巴巴地回去把气撒在漫画上。

    白小桐分好食材,便把要烧的食材带到卫生间里清洗,清洗完就开始烧菜,又倒了些米煮饭,煮饭的时候是一次性煮一天的量,这样晚上就不需要再煮饭了。

    没过十几分钟,在电磁炉的嗡嗡声中,白小桐听到了一道突兀的咕噜咕噜声音。

    回过头去,发现是白小玫的肚子此时一直响个不停,可她还是装模作样低着头继续画,若不是白小桐看见了她嘴角已经流下了不争气的泪水,还真给她唬过去了。

    白小桐无语了半天,对她说道:“赶紧把你的画收拾一下,把桌子空出来,不然没地方放菜了。”

    得到了白小桐的许肯,白小玫连忙把画稿收拾起来,又把桌子擦干净,然后冲白小桐傻笑,虽然说是冲着白小桐傻笑,但目光一直盯着电磁炉里香喷喷的菜。

    白小桐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她继续烧菜。

    这时,白小玫也没有光坐那等,而是帮白小桐烧好的菜端到桌子上。

    等到白小桐烧好所有的菜,擦了擦额头的汗回过头后,发现桌子上的每一样菜都少了一部分。

    “你偷吃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把你嘴角油擦擦再跟我讲这话。”白小桐气得想把碗扣她头上。

    还道什么歉,不道了,居然一个人先偷吃,太可耻了!

    白小玫支支吾吾地反驳:“我太饿了,早餐都没有吃,不是我先动手的,是这道菜,它有自己的思想,抢着跑到我嘴里了。”

    “我早上也没吃好吗!”白小桐给她气笑了:“你要知道你是姐姐啊,让弟弟烧饭做菜就算了,竟然还偷吃,快给我把饭盛过来。”

    白小玫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帮他盛了一碗饭。

    “都怪你做的太香了,我实在忍不住,哧溜。”

    白小桐吐槽道:“我做菜的技术你倒是没学到,无耻倒是进展的挺快。”

    白小玫反吐槽道:“你这是说自己无耻吗?”

    姐弟俩相识几秒,互相被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