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 第十一章:该死的断章狗
    白小桐等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穿着干练紧致的OL服,优雅端庄地走进了咖啡厅。当她走进咖啡厅的时候,大部分人的目光会下意识地注视向她。

    白小桐也不例外,不过他的目光带着的是深深的思考。

    白小玫也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直到看到一个举止动作非常优雅的女人坐在窗边,她身上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气质,仿佛是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般,让白小玫这样生活接地气的女孩有些自惭形秽。

    “想什么呢,”白小桐察觉到白小玫的变化,拍了拍她的头:“你先在这等着我,我过一会回来。”

    “啊?我是你姐姐,你不要老拍我头啊呜。”白小玫捂着脑袋不满道,随后便看着白小桐无视她站起身子,还拿着了她的画稿,朝那个女人走过去。

    “你好,打扰一下。”

    女人仰起头,看到一个面容清秀又很是稚嫩的男孩站在自己面前,她有些不解地盯着白小桐看了好一会:“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白小桐微微笑道:“是这样的,我想投稿一部漫画给时代漫画杂志社,但是有些不自信,所以想请陌生人帮我看看,提提建议。”

    “哦?”女人饶有兴致地挑挑柳眉,“为什么找我呢?”

    白小桐人畜无害地笑道:“因为你很漂亮啊,而且看起来也很厉害,如果作品能被你肯定的话,那我投稿的时候,心里就更加安心了。”

    ”噗嗤。”女人被白小桐的花哨话逗笑了,她没想到这个小男孩能这么能说会道,她看了一眼白小桐手里的画稿,笑道:“那好吧,你把画稿拿给我看看。”

    白小桐一脸乖巧地把画递给那个女人,在一旁偷窥的白小玫看的一脸震惊:那个装的像个绵羊一样可爱的正太,真是我弟?

    白小桐坐在女人的对面,他端正坐直着,看起来就像是正襟危坐等待大佬评审的小萌新,乖巧.jpg。

    眼前的女人,确实是个大佬。

    她叫秦萱,雅萱漫画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雅萱漫画公司,是去年年末刚创立的杂志公司,算起来现在还不满一年。不过,虽然是新兴公司,但雅萱的底蕴并不差,为了挖掘更多的漫画家入驻雅萱漫画公司,她们开的待遇都是目前最高酬薪的,一时间,不少漫画家加入她们。

    不是我们不想给原来的老板打工,只是她给实在的太多了。

    这种资金大量投入的背后,主要投资人则是雅宣漫画的主要负责人,秦萱。

    对于秦萱,白小桐也进行过专业的调查,只可惜,一些表面的手段根本没有查出身份,这就让白小桐更加重视了。

    因为在华国,能不被轻易查出来的人,无非是两种,一种是默默无闻的人,另一种是隐秘保护度高的人。

    而秦萱怎么看都不会是第一种人。

    果然,经过白小桐的仔细勘察发现,秦萱的背景不简单,根据灌水吐槽大吧的某位公司人员反应,秦萱是当地商界大佬的女儿,开创漫画公司只是纯粹兴趣,根本不愁钱,所以给漫画家开的都是高薪酬。

    然后白小桐懂了。

    这是发家致富的大腿,如果不是白小玫在身后,人设还不能崩,白小桐想直接抱着秦萱的大长腿,高呼:富婆抱抱我。

    就凭他这正太的脸蛋,99分的颜值,或许能成。

    秦萱打开纸稿,随意地端详起漫画,这是一篇完善度极高的漫画,很像是一位新人精心制作的作品,很正常,只有新人才会拿着完整的故事去投稿。

    正经漫画家,谁会直接画完啊,都是打草稿的。

    虽然不是投稿自己公司的,但眼前的少年似乎是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帮忙评选,既然是答应下来的,就认真地看一下吧。

    开篇,很不错的画风,画稿的第一张是封面,画着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在楼梯上行走着,而她的身后,站着一位注释着她的男孩。

    这便是故事的男女主角吧,剧情应该是校园故事,画风倒是挺好看的,很细腻可爱,是她喜欢的风格。不过这不太像是新人的水平,不过也不排除是有天赋的漫画家。秦萱抬起头,对眼前干净的大男孩有了些许好感,这算是实力的认可。

    画面很美,故事带着淡淡的叙述感,是在讲述着少年和少女的日常故事,虽然剧情也不见得很突出,但就这可爱又精致的作画,让秦萱看得越来越入迷。

    故事讲的是一个高中少年佑树,他见着班级里的同学香织一直孤零零的坐在教室,便升起想要和她做朋友的念头,不过香织拒绝了他,表示自己不想有朋友,虽然佑树受到了打击,但是依旧厚脸皮死缠烂打和她聊天,想要和她做起朋友。

    可爱又有些好笑的画面,讲述着不同于大人之间,只属于孩子纯粹友谊的故事,即便是四格漫画和普通分镜混合,也让秦萱看得津津有味。

    不过一直让秦萱好奇的是,故事中的女孩香织,虽然一直在和佑树聊天,有一起吃饭,一起玩耍着小游戏,互相开着日常的玩笑,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偏偏不愿意承认他们之间的友谊,也不愿意让佑树作为朋友。

    怀着这样的困惑,秦萱一点点地跟进着故事,直到故事中的周五,香织告诉了佑树,她对于朋友,只有一周的记忆,所以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成为朋友。

    看到这里,秦萱顿时明白了,虽然还不知道什么缘故,不过这个设定在漫画里不算奇怪,也正解释了难怪香织一直不让佑树作为自己的朋友,原来是担心自己忘记了佑树,所以才拒绝。

    但是漫画中,佑树的真心坦白想和她做朋友,就算忘记也没关系,他一定会让香织重新和他交朋友的宣言,又让秦萱看得非常感动。

    很快,故事里的一周过去了,周一的早晨,佑树怀着期待和忐忑去向香织打招呼,得到的却是香织的冷漠回答。

    “你……有什么事情?”

    故事此时戛然而止,画面中的最后一幕,是香织冷淡的表情盯着佑树,以及佑树不知所措的表情,之后再也没有了。

    这样的结尾让秦萱气急败坏地锤在桌子上。

    “靠,该死的断章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