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 第十章:与时代失之交臂
    白小桐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要穿透接待室让外面的编辑和漫画家们听听。

    “臭小子,你说什么,你别乱说,说出来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林编辑沉着脸道。

    这话可不能让这小子继续说下去,再说下去被人听到,还以为她林丽萍能代表公司,让漫画家做什么就做什么。

    现在舆论新闻那么严重,万一哪个人有心去抹黑她,那拿着这段话,保证她可以在编辑部里干不下去了。

    白小玫听了白小桐对林编辑的话,差点没笑出来,她心中稍安:还好自己的弟弟厉害,要知道,这家伙在家里吐槽辩论,就从来没输过。

    不过,小桐才十五岁,会不会太为难他了。白小玫又担忧地心想。

    只听白小桐继续说道。

    “付出代价?确实,林编辑,你应该为刚才到现在说的话付出代价。”他掏出一块米白色壳的手机,发亮的屏幕内绿色波动线条,看起来额外的醒目。

    那正是白小玫的手机,白小玫看到手机后,下意识地摸摸口袋:“欸,我手机怎么在你那?”

    白小桐:“……”你是不是傻?

    一旁,林编辑看到那醒目的录音标志,一张圆润的脸顿时吓得没有血色,她眉头皱得发紧,手指有些颤抖地指着白小桐:“你,你小子,该不会一开始就想着弄我吧?好算计。”

    “算计你?喂喂,你别自恋了,这只是我习惯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罢了。”白小桐耸肩说道:“算了,反正你也不懂。看来也没什么可以谈的了,既然林编辑对我们的新漫画这么没有信心,那我们也不劳烦林编辑费心给我们推荐。走吧白小玫,时代杂志漫画公司与你无缘,你再留这也没用。”

    白小玫还没反应过来,白小桐就直接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只留着林编辑站在原地,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

    “小桐,你怎么全程把音录下来了?”

    “没什么,只是习惯罢了。”

    “习惯,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种习惯。欸,不说这个,你记得刚才林编辑那个表情不?笑死我了,一直以来她都对我凶巴巴的,别提多气人了,今天终于被你制裁了,嘿,满足了姐姐内心的想法,不错嘛小弟。”白小玫雀跃道。

    白小桐无语地瞥着她:“你还真是没心没肺啊。”

    “什么嘛,我当时非常生气,她居然威胁我,还要让我在漫画界里混不下去,就应该拿这录音去报警,让她瞅瞅花儿为什么辣么红,看她还敢不敢威胁人。”白小玫握着拳头道,恨恨道。

    刚才她有多怂,现在就有多气。

    白小桐无语了老半天,最终憋出一句话:“少看点电视剧,我们这偷偷录音是不能当作证据的。”

    白小玫听了,立即转动她的小脑瓜子:“那我们威胁她!让她别再欺负人。”

    “她可以反告我们威胁。”

    “啊,不是吧!”白小玫泄气道:“那录音有什么用啊。”

    白小桐摇摇头,为她解释道:“可以声造舆论,让她不敢在漫画界里封杀你。留着这么一个证据,只不过是告诉她,如果她敢私下乱动,这个录音,就能让她也混不下去。”

    “噢噢!”

    白小玫恍然大悟:“还是小桐你聪明,嘿嘿。”

    “兴奋了老半天,她神色又有些黯淡:“不过漫画算是投稿失败了,而且我也失业,在时代漫画杂志公司再也混不下去了。”

    白小桐踮起脚拍拍她的头道:“没关系。”

    白小玫眼泪都喷出来了:“呜哇,怎么会没关系呢!没收入了啊,我们只能吃空山了!”

    白小桐淡淡道:“没事,我早就想好应对办法了。”

    “应对办法?”

    “嗯。”

    ……

    一个小时后,白小桐拉着白小玫走进一家高档咖啡厅。

    “嘶,好贵,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白小玫拿起薄薄的点单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看了老半天,始终无法找到三位数以下的价格,再打量了四周高档奢华的气氛,顿时陷入沉思:“小桐,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啊。”

    “休息,顺便喝点东西。”

    “可我们……买不起这些咖啡呀。”白小玫瞥了一眼旁边温和微笑的咖啡厅内侍,小声地对白小桐说道。

    白小桐道:“没事。”

    他拍拍手,在白小玫惶恐地捂住钱包动作下,对那位内侍说道:“来两杯温水,谢谢。”

    白小玫:“……”

    咖啡厅内侍:“……”

    最终,两杯温水摆在白小玫和白小桐中间,白小玫这才舒坦地端起杯子。

    “高档咖啡厅的温水就是不一样,喝起来都带点甜味。”

    “咳。”

    白小桐打断了白小玫的犯傻。

    “说起来,那位紫月河到底到底是什么一情况。”

    白小桐拿着手机杵着下巴道:“我搜索了下网络上的信息,发现对方并没有多少污点。”

    白小玫听白小桐问她这问题,叹了口气才说道:“其实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你还记得《少女剑士与暮歌王子》吗?”

    “嗯,紫月河的成名作品,时代漫画少女杂志的王牌。”白小桐点点头回答她。

    白小玫捏着杯子说道:“实际上,这部漫画故事并不是紫月河想的,而是他的漫画助手,他的助手当时想让他帮忙提供建议,但没想到因为这部漫画真的很不错,紫月河动了歪念决定把这部漫画占为己有,而那助手迫于生计默默无闻在他手下画了大半故事,最终实在忍受不了成果被人夺走的感觉,辞退走了。所以,我才不想和那个剽窃别人创作的人渣一起共事。”

    白小桐喝了杯水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白小玫说道:“因为那个助手是去年和我们一起来这个城市的琳姐姐呀,你忘了吗?要不是紫月河,她现在也不至于回老家,唉。”

    琳姐姐?白小桐深思了片刻,最终在记忆里找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因为不是很熟悉很重要,已经被藏匿在了记忆的某个深处。

    “有印象。”白小桐淡淡道。

    “所以说啊,让我和这种人一起画漫画,简直是耻辱,这种人渣败类,就应该被封杀才对,可偏偏成了人气漫画家,可恶!”白小玫趴在桌子上流下来了羡慕的泪水。

    白小桐看着她犯了半天傻,忽然看到一道身影走过,他拍了拍白小玫的脑袋。

    “好了,别闹了,等的人到了。”

    白小玫一脸懵地抬起头:“什么?等什么人,我们不是在这里休息吗?”

    “你是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