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 第一章:姐弟
    “穿越了。”

    白小桐单手杵着下巴,呆呆地看着四周。

    这是一间三坪大的屋子,仅仅十平米左右的空间只能容下两个小小的房间,一间是两坪的睡房,另一间是一坪的厕所。

    本来就空间严重不足的睡房里,还摆着一张低矮桌子和铺地的被褥,就这样两个简单的设施,已经把整个房间占得满满当当。

    白小桐有些不安地缩在墙角,他那只与记忆中不符合的瘦小手掌此时正攥着被褥的边角,虽然心中对穿越的未知很是担忧,但他依旧冷静地盯着自己前方的背影。

    那个背影此时正伏在低矮桌子上写画着什么,全然没有意识到后面的人已经不一样了。

    其实白小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的,只是一觉醒来,世界已经变了。

    但他反应得很机敏,在短短的十多秒错愕之下,便意识到自己穿越了,这整个过程中,并没有惊扰到那个埋头写画的背影。

    那道背影是白小桐这一世的姐姐,白小桐顺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努力地回忆他们之间的事情。

    白小桐还是白小桐,两世都是幼稚的名字。而白小桐的姐姐叫白小玫,两人的名字都好不到哪里去,就是读着还算顺口。

    说来套路,这对姐弟俩本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但一年前,一个突然的车祸将美好的家庭瞬间撞得支离破碎,经过现场以及监控调查,白小桐家占了大部分责任,因此摊上巨额赔偿,所以家里的积蓄不动产等等皆变卖赔偿给受害者家庭,两个幸存的孩子,只能得到保险公司的少额赔偿。

    但而在这种悲惨的时候,上天似乎给姐姐开了一个玩笑。

    车祸前夕她投稿给一家漫画社的故事被入选了,在家庭事故巨变之下,白小玫很坚信这是上帝给她开的转变小窗,思想稚嫩的她最终选择了离开家乡,去城市里追逐梦想。

    但所幸的是,白小玫并没有丢下那年只有十四岁的白小桐,她拿着那少额赔偿,带着白小桐在漫画社旁边租了个公寓,过起新的生活。

    一年过去了,白小玫的漫画家人生过得并不顺畅,自从第一本漫画完结之后,白小玫便陷入了长期的赤字状态。姐弟俩因为生活窘迫,便从漫画社旁边搬到了城市边缘的三坪屋里,这才大大地缓解了生活上的开销。

    只是,自从第一本漫画完结之后,其实已经过去了半年。这半年期间,白小玫新开了三本漫画,两本被劝退,一本被腰斩。所以可以说,半年里,白小玫在漫画创作上,一分钱也没赚到,甚至自己在创作上贴了不少材料钱。

    在现实的打击下,为了维持她和弟弟在这消费极高的城市里生活,白小玫只能白天去成名漫画家那里当助手,晚上到街头给人画速写,就这样也只能勉强让姐弟俩生活上多些富余,不至于顿顿吃泡面……

    白小桐回忆完之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沉沉郁郁的叹气声惊醒了埋头绘画的白小玫,她连忙转头看过来,一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了欣喜。

    “小桐,你醒了呀,身体好点了吗?”

    白小桐摸了摸额头,心道难怪身体有些沉沉的,还以为是穿越不适应,原来是这小孩还在发烧着,他随即回答道。

    “好很多了,就是还有点晕。”

    白小玫听后,松了一口气,缓缓道:“晕当然会还晕咯,你都发烧了两天了,一直没怎么醒。前天体温都快四十度,如果不是昨天降下到三十八度,我就要被吓死了。我问了学医的朋友和我说,你这只是转季感冒发烧,不然姐姐都要急死了。你缩在墙角干什么呢,不要坐起来,快躺下,再多休息会,我给你倒杯热水。”

    “噢。”

    白小桐又躺了下来,他侧过头看着白小玫,那个比自己前世还要小几岁的女孩,此时正手忙脚乱地去倒热水。

    不一会,白小玫端着搪瓷杯放在白小桐身边,递来两片药叨叨絮絮着说:“你以后注意点啦,夜里不要老掀被子,现在夏转秋了,晚上开始越来越冷了,不要再像夏天一样就趴在地上睡。”

    白小桐接过药片后,歪着头盯着白小玫的眼睛,她的眼睛很好看,只是眼眶有些红,眼里还有血丝。

    “看病花了多少钱?”

    “啊……没花多少钱,”白小玫没有想到白小桐会突然问这个,她支支吾吾地说:“我借了朋友的医保卡,让她帮我买了些感冒药,没花多少钱。”

    “我第一次听说你有朋友,而且还不少……”白小桐盯着天花板。

    “什么嘛!”白小玫听弟弟这么说,气道:“你把姐姐当做什么自闭少女了吗?我怎么就不可以有朋友?!”

    白小桐:“你心里有点ac数吗?”

    白小玫陷入沉思:“……好吧,其实那些是我的粉丝,最近我组建了一个粉丝群,认识了不少网友,求助了她们。”

    “这个说法还算过得去,嗯,那我们现在的积蓄还有多少?”

    白小玫下意识说道:“六千七百五十四又六毛钱。”

    6754.6元,白小玫自从第三本漫画被腰斩后,每天都会盯着自己的钱数日子。

    一开始她跟白小桐自嘲自己钻到了钱眼里,后来她才知道,她是怕那个数字,有一天降到了连三坪屋的房租都付不起。

    “比前天少了七百四十,抛去我们每天开销六十的各种费用,以及水电费房租缴费的时间来说,这个数不太对。”白小桐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然后转过头看向白小玫。

    他看到白小玫好看的脸上有些失措,然后自顾自摆着脸冷哼一声,脸鼓起来。

    “有个记忆力超群的弟弟,真的是一点也不可爱。”

    “我实事求是。”白小桐淡淡道,他又看了一眼搪瓷杯,杯子上的热气开始减缓上升,看来是可以服药了,于是他把药片吞下去,又喝了一口搪瓷杯里的热水。

    大意了,还是好烫。

    滚烫的热水刺激着白小桐的舌头,让他说不出话。

    他知道白小玫是上了门诊。

    虽然说只是个季节感冒,但是白小玫依然很紧张很担心,她或许是怕弟弟像爸妈一样消失,所以在白小桐生病的那天,叫来了出租车,把昏迷的白小桐带到了医院,再叫了出租车送回。

    那医生朋友也根本不存在,只是花了门诊钱去问了医生,一点点把情况问清楚。

    另外白小桐也知道,白小玫就是一个小扑街,都扑了半年,根本不可能有粉丝,就算有,按照她的性格,第一反应就是把自己扛起带到医院,而不是拿着手机求助粉丝。

    白小玫见到白小桐沉默着,还以为弟弟是怪她花了太多钱,毕竟一个季节转变的感冒花了六百多,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她只能提起精神,夸张道:“唉,那也没办法呀,谁叫现在的医院药物购买形式变了,以前都可以买散装药的,现在只能整盒买,算了,就当为以后换季做提前准备,家里留着一点药物也安心点。嗯哼,大不了今晚板蓝根炒鸡蛋,说不定是很不错的菜呢……”

    “谢谢。”

    “什么?”白小玫呆住了。

    她好久没听到白小桐对她说谢谢,自从一年前开始,她就没听见过了。

    白小桐郑重道:“谢谢。”

    白小玫嘴角勾起个好看的弧度:“什么呀?没听清,你再大声点,哎呀,姐姐老了,听不见了哦。小桐你再喊一声啦~~~~”

    “有多远滚多远。”白小桐没好气地裹起被子,缩到被窝里。

    白小玫笑得可开心了,仿佛回到了一年前,什么也没发生过的那天起,笑着笑着,她确认了一眼白小桐还在被子里,悄悄地抹了抹眼睛。

    “不捉弄你了,哦对,我想起来了,我还要画我的漫画呢,嗯哼,过一段时间就是新人赏开办期,说不定可以试试,放心啦,你姐姐一定会成功的,成为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