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海贼从写轮眼开始 > 第十九章霜月由来
    外面大雪纷飞,众多学徒一齐动手下,粮食很快就给搬入粮库,三辆马车也有专人拉到马厩喂粮草。

    房间内温暖如春!

    耕四郎正在为受伤的洛克几人处理伤势,身为场主的既交剑道,也是医术不错的医生。

    剑道馆内学徒之间相互对抗,下手没轻没重,受伤是在所难免的,都是耕四郎处理。

    边帮古伊娜包扎,耕四郎低头问道:“洛克,现在可以说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索隆一脸好奇看着洛克,要不是耕四郎在,他早就按耐不住询问了。

    洛克这些人出门还好好的,回来的时候各个都身受重伤,就连洛克和古伊娜都受伤颇重,一看就是历经了一番恶战。

    至于什么山贼袭击,索隆才不信,洛克他们虽然六个,可各个都在道场修炼数年,对付普通人不成问题,更何况有古伊娜和洛克在,寻常山贼根本不是他们对手,能够将他们伤成这样子,山贼可做不到。

    对耕四郎,洛克没有隐瞒,无论是从哪个方面都必须跟耕四郎说明。

    于是洛克将他们从镇子买了粮食,因为禁令原因在离镇子不远的地方吃随身携带的干粮,然后女孩的从天而降,杀手们出现,杀人灭口,他们被逼无奈之下反击,反杀所有杀手。

    所有的事情,洛克都详细复述了遍,没有隐瞒,一个是没有必要隐瞒,另外一个大家都看着事情发生,他啥都隐瞒不了。

    耕四郎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听着,可他越听眉头越皱。

    而索隆听着双手紧紧握拳,脸上既是懊恼又是后悔。

    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他前面不管怎么说都应该跟上去,同一群杀手战斗,这是多么好的实战机会。

    换成别的学徒听到事情经过,心里面第一反应是庆幸没有被选上去买粮。

    可索隆不一样,索隆非但不是怯战,反而敢战,好战,逢战必战!

    特别是有古伊娜和洛克两人压着,索隆每天拼命似的变强就是为了能够击败这两个人。

    古伊娜和洛克经过此次战斗之后,接下来肯定会进步飞快,索隆十分明白这点,跟他们之间差距很有可能会拉开更大。

    这才是索隆如此懊恼和后悔的原因。

    不说索隆这边,耕四郎听完之后,才出声说道:“洛克,你做的没错,确实不能那些人逃掉,逃掉一个都是祸患无穷”。

    听到父亲赞赏,古伊娜心情有些颓废,父亲平常是一副笑脸迎人,可父亲十分严厉,很少赞赏人,她到现在只得到过一次赞赏。

    仅仅是这还不至于让古伊娜如此,主要因为在最后她的犹豫差点让最后一名杀手逃掉,当时还因为洛克杀死杀手质问洛克。

    现在父亲因此赞赏洛克,让古伊娜觉得自己很愚蠢。

    父亲第一天教她剑术,就告诫过她,

    “剑乃凶器,一旦握剑就要丢弃妇人之仁和优柔寡断,战斗中任何一丝迟疑和同情都很有可能因此丧命!”

    学剑数年,这句话听了不下数百遍,可最后关头,她却对要杀死她的敌人抱有同情心,要不是最后洛克出声,她真的会放杀手离开,想到因此带来的后果,古伊娜心中只剩懊恼。

    目光扫过房间内学徒和弟子,耕四郎再次提醒道:“这家事情只限于这间房间里面的人知道,所有人离开之后不能泄露一个字,这件事情你们要从心里忘记,碰到有人询问,就按照洛克所准备的说法。

    要是被发现后果你们也了解,所以大家都必须做到百分之百保住秘密,无论是任何人都不能提起”。

    “是”

    众人齐声应道。

    “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这两天别修炼,先将身体养好!”

    耕四郎脸上再次浮现温和笑容,眯眼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可以离开了。

    洛克起身站起,身体一动牵扯到伤口,原本缓和点的疼痛再次剧烈起来,特别是敷上药之后,药物的作用让伤口更痛。

    喊住起身的索隆,说:“索隆,扶下我!”

    “我才不,你自己走!”索隆直翻白眼。

    他现在心情贼差,要不是洛克这家伙说他路痴,这次就是他跟着去买粮了,他现在恨不得一拳揍在洛克那张欠揍的脸上,还想要我扶着,想多了。

    “小弟,大哥都这样了,你这样不行啊”,洛克咧嘴笑说。

    “你!”

    听洛克又提大哥,索隆更气,拳头紧握,怒视着洛克。

    洛克仿佛没有看到索隆愤怒的目光,摇头叹气道:“哎,小弟都不帮帮大哥,你这样让大哥很寒心”。

    “寒心你个毛线!”

    索隆心中大骂,你这家伙别得了便宜卖乖,天天在我面前喊我小弟,自称自己大哥,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

    “大哥我…”

    见洛克还要说,索隆终于忍不住了,咬着牙走到洛克身边,架住洛克肩膀,用力一抬。

    牵扯到伤口,洛克痛的龇牙咧嘴,可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

    “走吧,大哥!”

    索隆心情顿时大好,温柔笑道,手上力量可没小,用力越大,洛克更痛了。

    “好,我们走”,洛克咬牙笑着。

    两人就这样出了门,看着这两人如此有趣,房间内众人不禁失笑。

    大家一一告别了耕四郎离开,等古伊娜要离开的时候,耕四郎喊住了古伊娜。

    脸上笑容消失,一改以往温和,严肃道:“古伊娜,知道你这次错在哪里了吗?”

    古伊娜转过身,跪坐下来,低头认错道:“父亲大人,我不该忘记你的教诲,忘记剑乃凶器,对付敌人不能有任何同情之心。”。

    见古伊娜知晓所犯错误,耕四郎脸色微微缓和,看着古伊娜悔恨交加,耕四郎到嘴边的教训一下子却难以说出。

    叹了口气,抬手道:“起来吧,你毕竟只是个孩子,很多事情并没有经历,你还不明白,我不应该如此严要求你。”

    “不!”

    古伊娜却摇头拒绝,认真道:“父亲大人,我错了没有资格站起来,我虽然是孩子,可洛克能做到,我也应该做到。

    在我练剑的第一天,父亲大人就告诉我这句话,一直以来也时常跟我念叨,但真正面对敌人,我却起了迟疑和同情,这是绝对不应该犯的错误”。

    对女儿因为洛克而较真,耕四郎却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难道跟古伊娜说洛克不一样,你不能跟他比。

    谁知道好胜心强的女儿又会做出什么来,现在看来,洛克好像成了古伊娜的魔咒,总算是出现一个能压下古伊娜的,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情。

    算了,起码现在是个好事情,至于之后的就让时间来说吧。

    脸色变得严肃,耕四郎肃然道:“古伊娜,你知晓为何在你练剑的第一天,我要跟你说这句话吗?”

    “父亲大人应该是有相同经历”,古伊娜聪慧,有些事情心中早就有所猜测。

    “是的”,耕四郎点了点头,诉说起一个故事。

    “在26年前,我还没有遇到你母亲的时候,我为了一个国家的未来,义无反顾面对无数强大无比的敌人,那时我身边有一群能够相互交于性命的伙伴,我们为了梦想和信念对抗这些侵犯家园的强大敌人。

    战斗中,我跟一名伙伴对付一个敌人,他很强,我们两人联手才勉强战胜他,在最后即将斩下他头颅的时候,他向我求饶了,我迟疑了,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暴起拿刀刺向我,伙伴用生命帮我挡下那一刀,我杀了那个敌人,可伙伴也倒在我的怀中。

    因为我的迟疑,我非但差点害死自己,更害死了我的伙伴。”

    说到这里,耕四郎停顿,声音低沉,双眼闪烁着一抹哪怕时隔二十六年依然悔恨的泪光,这是古伊娜记事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如此大的情绪。

    古伊娜很惊讶的仔细听着每一个字,她从来不知道父亲大人还有这段往事,也从未听父亲大人提及一丝一毫。

    耕四郎继续道:“敌人太强大了,自大人死去之后,整个国家已经没有一个人是他对手,我们失败了,只有少数人逃了出来,我就是其中一个。

    自那件事情之后,我剑道大进,可那又有何用,死去的伙伴已经无法复活,我发誓从此二十年内不再碰剑。

    随即我们一路逃离,死的死,分散的分散,最后只剩我一个人来到这里,在这里遇到你的母亲,她帮我走出了心理阴影,我们相爱了,在这里建下道场。

    随着道场名声远扬,很多冒名来求学剑术,慢慢的这里有了座村子,后来它的名字叫做霜月村。”

    古伊娜心中惊诧万分,她没想到父亲的过去居然是这样,而且父亲不是霜月村的人,霜月村是因为父亲才得以建立起来,其中还有这样一段隐秘。

    目视着震惊的古伊娜,耕四郎说:“这些事情我原本等你长大之后再跟你,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我决定先告诉你,有了这次经历,想必很多事情你也会有自己考量,自己想法,有些话可以跟你说了。

    但有点一定要记住,剑乃凶器,当你握剑面对敌人的那一刻你,你就不能有丝毫迟疑和同情,不然到头来,你很有可能害死的不止你自己,对敌人同情就是对自己和朋友的残忍”。

    “我明白了,父亲大人,这种低级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古伊娜重重点首,她心里早就懊恼万分,发誓再也不会留手。

    素不知这不平常的一天,却塑造了一个人见人怕的女魔头。

    “好了,你早点去休息,这两天别练剑,你现在正是长骨骼的时候,容易伤身体”,耕四郎最后嘱托了句。

    “父亲大人也早点休息!”

    古伊娜起身离开,正要出门,突然止住脚步,转身问道:“父亲大人,为何村子要取名霜月!”

    耕四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古伊娜,迟疑了下,才说了个不是回答的回答。

    “等有一天,你去往新世界,有机会能够进入一个叫和之国的国家,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