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海贼从写轮眼开始 > 第十一章革命军!
    修炼每天都将洛克的时间排的满满。

    早上起来体能修炼,早饭过后,剑术修炼,无法过后写轮眼训练,晚上手里剑修炼加上体能修炼。

    这就是洛克一天的生活,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洛克几乎都在修炼之中。

    汗水和时间的浇灌下,收获之花缓缓绽放。

    秋去冬来,时间宛如白驹过隙,转眼已然比如冬季。

    鹅毛大雪遮盖大地,树木转枯,天地间一片雪白,银装素裹,溪流都给冻住。

    在这零下数度冰冷的温度下,洛克索隆两人只穿着一身短袖,由于高强度修炼,两人浑身冒汗,热气腾腾站在雪地中间。

    “索隆,扔!”

    洛克话音落下,索隆立即扔出手中酒瓶,四只酒瓶高高飞起,四只酒瓶分贝呈现四条不同的轨迹飞向空中。

    写轮眼!

    眼睛血红,黑色勾玉旋转,洛克手朝口袋中一探,再次拿出五指间已经夹着四只黑色手里剑。

    零点零一秒的迟疑,洛克射出手中的手里剑,四只手里剑同时射出,分别准备击中空中飞舞的酒瓶。

    拿,锁定,射出…三个动作,洛克一气呵成,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

    嘭…嘭…

    接连四声闷响,酒瓶炸开,黑色手里剑威视不减,宛如一道黑芒,插在后面大树的树干上。

    “窝草!”

    看到这幕,索隆不禁爆了句粗口。

    洛克这家伙太变态,同时发射四只手里剑都准确命中四个移动目标。

    索隆下意识将自己放在跟洛克战斗的位置上,他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想要挡下洛克手里剑十分困难。

    而且洛克的手里剑不仅准确度惊人,还十分诡异,同时命中四个移动目标并不是洛克最强的手里剑,他知晓洛克还修炼一种诡异操控手里剑技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修炼成功。

    索隆突然悲哀发现,仅凭剑术洛克不是他的对手,洛克学的太杂剑术只是一部分,不像他只修剑术。

    可要是加上写轮眼还是这手里剑之术,真正打起来,他不是洛克对手。

    他们两个同时进入道场,现在洛克居然比他还要强了,索隆深受打击。

    其余学徒,早就被洛克进步打击到没有一点想法了,可索隆是什么人?

    不会如此简单被打倒,洛克的强大反而激起索隆的好胜心。

    “不行,修炼强度必须再加大,三刀流修炼得提上日程”。

    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要追上洛克这家伙,不能让这家伙超过了。

    “耶!”

    这边,准确射中空中飞舞的四只酒瓶,洛克心中大喜。

    同时射中四只移动目标,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可不是表面所看到抬手射出就行了那么简单。

    做到这步,意味着他的写轮眼能够在同时锁定四只移动目标,还有他的手里剑发射技巧有了巨大突破。

    同时射出四枚手里剑,还要控制每枚手里剑的方向和力量,这其中涉及到的技巧极其困难,洛克联系一个多月,最后还是在师父耕四郎的帮助下才彻底领悟。

    同时这也让洛克越发肯定耕四郎藏拙了,普通人的耕四郎绝对不可能做到轻易指导他完成这种技巧。

    可惜海贼王没有玄幻小说中的那种宣泄力量感受强大,在海贼王世界中,执意隐藏,不展现力量的话,根本是不知晓对方有多强。

    像雷利在香波地群岛隐藏多年,都没有几个人发现他是大名鼎鼎的海贼王罗杰的右腕,冥王雷利,只认为是一个爱赌嗜酒的镀膜匠老头。

    还有可能是他太弱了,强者的气息根本察觉不到。

    索隆帮洛克弄完立马跑去修炼区了,感受到洛克的进步迅速,更加激发了索隆的好胜心和动力。

    而洛克用四根绳子绑着木棍继续练习着,在寒风吹拂下,木棍随风吹动,洛克射出手中手里家,再次准确击中目标。

    修炼已然在继续,要将同时射中四个移动目标修炼的熟能生巧,洛克才算是真正练成了。

    踏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穿道袍的学徒从树丛中跑出,看到洛克和索隆两个人,脸色大喜。

    脚步还没停下,就连忙挥手喊道:“洛克,索隆!”

    听到有人喊自己,洛克和索隆不约而同停下手,顺着声音看到身穿道袍的学徒跑来。

    洛克停下手中手里剑,看着焦急跑来的艾克,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学徒艾克停在洛克面前,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喘了几口粗气,口干舌燥的舔了下嘴唇说道:“道场主喊你们两个过去。”

    “喊我们过去为啥?”

    索隆走过来,不解问道。

    “我也不知道了,就是要我喊你们”,艾克摇头说。

    顿了顿,艾克又道:“好像是有关什么借粮的事情?”

    “借粮?”索隆眉头微皱,说:“借粮这种事情最近发生不少,今天怎么喊上我们两个了。”

    一心道场是方圆几个镇子十多个村落最好的剑术道场,所以前来学艺的人很多,耕四郎所收的学费不高也不低。

    洛克和索隆两个人没有收学费,他们两个跟其余学徒不一样,他们不仅仅是学徒,而是言传身教的弟子。

    所以一心道场在周围都算的上富裕,每年冬天的时候,都会有些穷苦的流民来一心道场借粮,耕四郎来者不拒,都会拿出粮食给对方。

    说是借,可耕四郎从来没有去记过谁谁借粮,并没有在意对方是否偿还。

    因此耕四郎在附近一片被人们称为‘大好人’。

    直接借粮的事情,一般都会有专门成年学徒,怎么今天叫上他们两个,别说索隆不解,洛克也十分不解了。

    “好了,先不管这些,我们回去就知道了”,洛克说。

    “好吧”。

    两人立马收拾了,穿上衣服,跟着艾克三个人朝道场走去。

    洛克和索隆经常修炼的小溪,在道场后山山中,离道场距离并不是很近,三人走回去还需要走上一会儿。

    路上,洛克问艾克,“艾克,今天有什么奇怪的人来道场了吗?”

    艾克想了下,说:“道场倒是没有来什么奇怪的人,只是昨天晚上有一群黑袍人入住村子唯一的旅馆”。

    “黑袍人?”

    “对的,杰斯那家伙昨天晚上从家里回道场的时候看见,一行四五人全部身披黑袍,连脸都看不到”,艾克有点害怕说着,就仿佛是他看到一样。

    索隆蹙眉,说:“这就有点奇怪了,大白天的全部披着黑袍人,好像故意不想让别人看到。”

    洛克惊讶看了眼索隆,喜欢用剑来解决问题的家伙,居然难得分析。

    不过索隆倒是没说错,大白天都不敢见人,要不是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不是就是他们身份非比寻常,见不得光。

    无论是哪种可能,都说明一个问题,这群人不简单。

    一群不简单的人却出现在霜月村这样的小村庄,无论怎么看都透露着奇怪。

    “难道借粮的事情跟这些黑袍人有关系?”

    一个想法突然在洛克脑海中闪过,洛克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突然两件奇怪的事情同时发生,之间有联系的几率相当之大。

    洛克并没有跟索隆说,一个是他的猜测,都不一定正确,另外一个原因,说了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先回道场看情况再说。

    回到道场,洛克三人就感觉奇怪,道场边上训练场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现在正是下午练习的时候,平常时候大家都在训练场热火朝天的训练。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我离开的时候大家都在啊”,艾克摸着脑袋一脸懵逼。

    索隆下意识看了眼洛克,见洛克都皱着眉头,连洛克都觉得不对劲了。

    “今天道场到底怎么了,又是借粮,又是训练场没人?”

    不只是洛克心中不解,索隆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

    三人没有停留,连忙往道场走去,就见道场外面原本消失的学徒们正围聚在外面,有的爬在墙头,有的爬到旁边树上,有的就直接站在虚掩的门外,露出个小脑袋往里面张望。

    见到这幕,洛克三人都愣住了,搞半天这些消失的人都在这里。

    洛克他们三个走了过去,洛克拍了个学徒,问道:“你们这围在外面都在看什么?”

    正全神贯注看着里面的学徒被洛克吓了一跳,差点从墙上摔下,从墙上跳下,拍着胸口余惊未消抱怨道:“洛克,你差点吓死我了”。

    “你才是差点吓死我”,洛克同样被学徒巨大反应吓一跳。

    “不是,你们都在看啥?怎么不进去?”

    “场主不让我们进去”,学徒做了嘘声姿势,回道。

    “为啥?”索隆不解问。

    “昨天晚上呆在村子里面的黑衣人,刚刚来我们道场了,正在跟场主交谈,场主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只能到外面呆着”,学徒回道。

    不是吧,这么巧?

    洛克惊诧,前面他只是随便猜猜,这居然都能猜对。

    听黑袍人来到道场,索隆也惊讶,随即问道:“不会就是他们跟我们借粮吧?”

    “这我就不知道,场主跟我们说了,你们两个来了就直接进去,你们快进去吧!”

    闻言,两人没有继续在外面呆着,带着一肚子走进道场,迎面就看到一个黑袍人出来,对方一张大脸,黑色长袍的帽子都无法遮住。

    看到这张比常人大数倍的巨脸,索隆吓了一跳。

    洛克更是震惊的目瞪口呆,大张的嘴巴久久不能闭合。

    “这些人居然是革命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