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十九章?? 醉酒之人
    马车夫认识被杀掉的三人,所以在掩埋三人的时候,尽心尽力,坑挖的大,尸首埋得相对深一些,路过之人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等一段时间,新挖的泥土上面长出青草的时候,更不会有人关注了。

    眼见裴常昊不会杀掉自己,马车夫变得略微活跃一些了,主动说这三人是县城集市的霸主,强买强卖,恃强凌弱,且与官府之人有勾结,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情。

    说及交易马车的时候,马车夫丝毫没有犹豫,点头应承,只是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马匹,看样子是舍不得自家喂熟的骏马,裴常昊见状,说是将马匹还给了马车夫,换上一匹蒙古马,接着付给了马车夫十两银子。

    马车夫死活不要银子,他从死去的三人身上搜出了不下二十两银子,再说了,马车的木架顶多十两银子,马车夫已经赚了。

    十两银子还是给了马车夫。

    再次出发的时候,裴常昊与苏春贵骑乘河曲马,苏春华则是赶马车,多出来的一匹蒙古马,由苏春贵拉着。

    苏春华变得异常老实,主动承担赶马车的任务,没有丝毫怨言。

    经历了刚才的杀人,裴常昊的想法已经出现改变,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低调不一定有太大的作用,审时度势,适当展现出来实力,人家反而不敢招惹你,裴常昊在县城集市的低调,换来的就是的一场杀戮,好在对手的实力不是特别强悍,否则后果如何还真的不好说。

    到达夏州的时候,将马车与蒙古马全部卖掉,买一匹河曲马,让苏春华骑乘,这样三人全部都骑乘河曲马,赶路的速度也能够大幅度的提升。

    经历了这一次的教训,裴常昊已经不想在路途之中耽误太多时间。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换掉手中的武器,裴常昊喜欢用长枪,不喜欢刀剑,所以找寻一杆合适的长枪,也是当务之急,只不过这样的事情不能够过于着急,需要恰当的机会。

    。。。

    夏州,城外,集市。

    一辆马车、一匹蒙古马,加上十两银子,换来两匹河曲马。

    裴常昊也是没有办法,对方看上两匹蒙古马,一定要全部买下,对马车倒是不在乎,得知裴常昊想要购买河曲马,立刻叫人牵来两匹河曲马,说是补上十两银子,将河曲马牵走。

    裴常昊丝毫没有犹豫,爽快答应,拿出一锭白银,当场交易。

    三人有了四匹河曲马。

    其实蒙古马不比河曲马差,只是在体型上稍微小一些,没有河曲马好看,从耐力方面来说,蒙古马还要略强于河曲马。

    从饲养方面来说,蒙古马也比河曲马好养,对于食物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骑上河曲马的苏春华,精气神明显改变了。

    交易结束,裴常昊丝毫不耽误时间,决定继续赶路,不进入夏州城池,以免夜长梦多,苏春华和苏春贵完全服从裴常昊的决定。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村落。

    裴常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找到歇息的地方了,其实离开夏州城池属于冒险之举,如果一路上找不到歇息的地方,那就要在野外露宿。

    这一路上,三人没有耽误时间,几乎就是赶路,周遭荒凉的程度,让裴常昊觉得不真实,官道四周基本看不见人烟,断壁残垣的屋子倒是有一些。

    “昊哥,这里躺着一个人。”

    苏春贵的惊呼,让裴常昊拉住了缰绳,一路上偶尔也看见了背井离乡之人,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不算什么稀奇事情。

    一股浓浓的酒味传来,裴常昊楞了一下,随即下马,牵着缰绳走过去。

    这年月还能够有人醉酒躺在官道边,倒是很难见了。

    醉酒之人身穿白色的长袍,上面有一些泥土,应该是醉酒之后躺在路边蹭上的。

    裴常昊伸手拍了拍此人的肩膀。

    醉酒之人身体动了一下,扭头看向了裴常昊。

    “什么人啊,叨扰了我的清梦。。。”

    颇为白净的面庞,下巴上有几根胡须,浑身除开酒气,还有一股淡淡的儒雅之气。

    裴常昊微微一笑,此人不是真的喝醉了。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看见你躺在路边,不放心过来问问,你没有什么事情就好了。”

    裴常昊站起身准备离开。

    醉酒之人也站起身来了,伸手弹去白袍上面的泥土,看着裴常昊,不依不饶开口了。

    “这可不行,刚刚我正在做梦,梦见天大的好事情,你无缘无故打搅我的好梦,可不能够就这么离开。。。”

    一边的苏春华,脸上露出气愤的神情。

    “你这人不讲理,你做梦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裴常昊挥挥手,示意苏春华不用激动。

    “打扰你的好梦,是我们不对,你说说吧,我们要怎么赔偿你。”

    醉酒之人看了看裴常昊,哈哈一笑。

    “这位公子,我看你年岁不大,文儒俊雅,也罢,算我运气好,我看你们三人骑乘四匹骏马,莫如赔我一匹骏马,如此我们两清了。。。”

    苏春华和苏春贵的脸色都变了,一匹河曲马的价格大都是七十两白银,对于寻常百姓来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了,眼前醉酒之人居然说的如此轻松。

    打扰了好梦就是七十两白银,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抢劫。

    苏春华的手伸向了腰间,暗暗握住了刀柄,苏春贵的手也伸向胸前,那里面藏着弹弓。

    裴常昊微微一愣,仔细的看了看醉酒之人。

    “也罢,既然打扰了你的好梦,就赔偿你一匹骏马,春贵,缰绳递给他,我们走。”

    苏春贵极不情愿的上前去,缰绳递给醉酒之人,狠狠的瞪了一眼才转身离开。

    这一次,苏春华没有说话,低着头跟在了裴常昊的身后。

    上马之后,往前面村落而去的时候,裴常昊没有回头。

    “春华兄弟,春贵,你们一定有些想法,说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

    苏春贵不会开口询问,苏春华低头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抬头开口。

    “常昊兄弟,您做的事情,都是仔细想过的,肯定是有道理的。”

    短短几天时间,苏春华的确有一些变化,变得略微稳重一些了,以往那种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已经二十岁的苏春华,也应该有所改变。

    大漠之中的遭遇,县城外的恶战,一路上的荒凉,让苏春华明白了,天下真的不太平,如果想要活下去,那就需要思考,需要想办法应对随时而来的危险,至少要能够帮助裴常昊,而不是成为累赘。

    裴常昊微微点头,看样子苏春华开始思考问题了。

    既然苏春华和苏春贵都没有开口询问,那他也没有必要解释了。

    “天色已晚,我们赶快到前面的村落,找到歇息的地方。”

    裴常昊有一种感觉,那个看上去喝醉之人不简单,绝非寻常人,他们一定还会相遇,也许送出这匹河曲马,能够有更大的收获,当然,也有可能真的吃亏了,吃一堑长一智,日后裴常昊会谨慎,不相信所谓的奇遇了。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裴常昊一行来到村落。

    村落分布在官道的左右两边,房屋不是很多,外面看不见行人。

    天色刚刚暗下来,有一两间屋子的窗户已经透露出来亮光。

    苏春贵前去敲门借宿,裴常昊和苏春华则是在官道上面等候。

    几分钟时间过去,苏春贵哭丧着脸过来了。

    “昊哥,他们都不愿意借宿,不开门也不说为什么。”

    裴常昊楞了一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们只能在这里歇息,如果所有人家都不愿意借宿,还真的有些麻烦。

    “春贵,你再去敲门,好好说,就说我们是过路之人,借宿一晚,愿意付钱。”

    苏春贵点点头,转身又去敲门了。

    苏春华顿了顿,看着吴常昊开口了。

    “常昊兄弟,我觉得这个村子有些奇怪,分布在官道两边,却没有酒肆,按说这一带过路的人不少,投宿的人也不少,难道说村子里不相信夜间投宿的人吗。”

    裴常昊点点头,看着苏春华开口了。

    “有这种可能,村子里也许有人吃过亏,所以大家伙都有些忌惮,这一路上太过于荒凉,能够看见这样的村子,就不错了。”

    “常昊兄弟,要是他们都不愿意开门,怎么办啊。”

    “都不愿意开门,我们就只能在外面露宿了。”

    夏末初秋,气候还不错,在外面露宿倒也能够承受。

    苏春贵再次回来的时候,脸上隐隐带着怒气。

    “昊哥,都不理睬,那两户人家灯也灭了。”

    苏春贵还没有说完,身后的马蹄声出现了。

    “看样子你们投宿村子,遭遇拒绝了,也怪你们运气不好,这个村子从来不接待借宿之人,你们送我河曲马,我也要帮帮你们,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找住宿的地方。”

    “你们要是信不过我,那就算了,只能露宿野外了。”

    马蹄声朝着官道的右边而去,那里有一条小路。

    裴常昊没有犹豫,拉住缰绳,跟着前面的身影,朝着小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