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十七章?? 早有准备
    十二锭白银放在了桌上,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脸上带着笑容。

    “这位公子,一百二十两银子拿来了,您什么时候将两匹蒙古马牵来啊。”

    裴常昊做了各种各样的分析,唯独没有想到这么顺利就能够完成交易,满脸横肉的中年人,看上去就不是善良之辈,会心甘情愿拿出来一百二十两银子来交易,如果不是有着足够的经验和武功,能够应对三五人的进攻,裴常昊也不至于冒险直接到集市做这样的交易。

    领着中年人到客栈去牵马,肯定不行,那样暴露了住宿的地方,人生地不熟,中年人要是有暗地里的动作,很难应对,苏春华和苏春贵没有多少经验,关键时刻帮不上裴常昊。

    中年人一口气拿来一百二十两银子,明显是想着交易,裴常昊这个时候想要取消交易也不可能,这种没有诚信的事情,他也不会做。

    略微思考了一下,裴常昊字斟句酌开口了。

    “这样吧,马车首先卖给你,我拿走四十两银子,一个时辰之后,我将两匹蒙古马带来,还是在这里交易,你牵走马匹,我拿走剩下的银子。”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中年人咧开嘴笑了。

    “好,您拿着四十两银子,留下马车,我在集市等着您,一个时辰之后,您牵马来拿剩下的八十两银子。”

    裴常昊点点头,上前去拿了四锭白银,很随意的塞进胸前,拿起桌上的包裹转身离开。

    住宿的客栈距离集市仅有十多分钟的路程,来回最多就是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裴常昊约定的时间是一个时辰,自然有打算。

    原路返回,经过客栈的时候,裴常昊没有停留,径直朝着前方走去,他对县城的道路不是特别熟悉,不可能绕圈子,只能走大路,免得迷路了。

    往前走的时候,裴常昊偶尔的停留,观察是不是有人跟踪,有几个人跟踪。

    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裴常昊毫不犹豫的进去了。

    快步走到小巷子的拐弯处,前方有一棵大树,裴常昊跑步到了大树后边,从包裹里面取出一套衣服,迅速的套在身上,尔后将包裹仍在了大树后边。

    从大树后面出来,裴常昊低着头,装作沉思的样子,慢慢朝着小巷子出口而去。

    小巷子里面果然有两个人,不过他们没有注意从身边走过去的裴常昊,一个人站在路口往里面张望,另外一人则是慢慢的朝前走,不断观察左右的房屋。

    走出小巷子,裴常昊微微一笑,快速朝着客栈的方向而去。

    “想要跟踪我,有那么简单吗,哼。”

    进入客栈,裴常昊径直来到房间,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坐在椅子上面沉思。

    略微思索之后,裴常昊慢慢站起身来,走出客房。

    两匹蒙古马一定要交易,至于说脱身的办法,他早就想好了。

    在集市购买乘坐的马车是不可能了,只能雇佣马车,走一步看一步,如果需要赶时间,多给马车夫一些银子,问题也不是很大。

    骑乘一匹蒙古马,拉着一匹蒙古马,裴常昊朝着集市的方向而去,他没有惊动苏春华和苏春贵,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帮不上忙。

    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正在集市门口焦躁的转悠,看见骑马而来的裴常昊,颇为吃惊。

    “这位公子,您、您真的实在,要不进屋歇会吧。”

    裴常昊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下马之后,对着中年人开口了。

    “不进屋去了,要是没有办法,我也不会卖掉马车和蒙古马,银子给我,蒙古马给你。”

    中年人小跑着进入了屋子,拿出来剩下的八锭银子,递给裴常昊。

    裴常昊依旧是将银子塞进胸前,缰绳给了中年人。

    转身离开的时候,裴常昊脸上还是保持着不耐烦的神情。

    天色有些晚了,裴常昊依旧原路返回,在客栈门口的时候,没有停留,快步往前走。

    裴常昊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大路两边,倒是没有刻意关注身后是不是有人跟踪。

    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裴常昊终于看见前方一处挂着红灯笼的青楼。

    毫不犹豫的进入青楼,来到一楼的大堂,找到一张桌子坐下之后,裴常昊对着青楼伙计挥挥手,伙计笑着迎上来。

    裴常昊示意伙计靠过来,低声开口了。

    “伙计,带着我从后门离开,我给你五两银子,记住,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五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伙计楞了一下,不自觉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点点头。

    站起身来跟随在伙计的身后,裴常昊余光看向了大门处,没有人跟随进来。

    青楼后门是一条笔直的巷子,裴常昊掏出五两银子,递给了伙计。

    巷子出口处有马车,裴常昊挥手叫了一辆马车,说出客栈的名字,进入车厢,放下帷幔。

    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马车停下了,裴常昊掀开帷幔,看到了客栈的大门。

    进入客栈,苏春华和苏春贵已经在一楼等候。

    看见裴常昊走进客栈,苏春华站起身来开口了。

    “常昊兄弟,饭菜都准备好了。”

    裴常昊点点头。

    “饭菜都端到我的房间去吧,我有些事情和你们说。”

    趁着伙计还没有将饭菜端到房间的间隙,裴常昊告诉苏春华和苏春贵,他已经将马车和两匹蒙古马都卖掉了,一共卖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卖的有些便宜,至于这一百二十两银子,苏春华和苏春贵各得五十两银子,剩余的二十两银子,留着沿途开销。

    苏春华和苏春贵有些吃惊,他们没有想到骑乘的蒙古马被卖掉了。

    裴常昊注意到了两人的表情,简单的解释,如果一路上三人都骑着马,太过于招摇,肯定会引发关注,甚至引来灾祸,所以卖掉两匹蒙古马,接下来赶路的时候,自己骑乘河曲马,苏春华和苏春贵两人乘坐马车。

    说完,裴常昊拿出了十锭银子,放在了桌上。

    苏春华伸手准备去拿银子的时候,看见苏春贵没有动,手又缩回来了。

    裴常昊坚持让两人收下银子,五十两的价格不算很差,基本属于交易价。

    伙计敲门的时候,苏春华和苏春贵已经收好了银两。

    吃饭之后,裴常昊特意叮嘱苏春华和苏春贵,晚上不要出门,留在客栈,县城里面未必那么太平,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苏春华和苏春贵离开房间之后,伙计进来收拾了碗筷,裴常昊嘱托伙计,送洗澡水上来,他洗漱之后就要歇息了。

    泡在木桶里面的时候,裴常昊略微的放松了一些。

    从河洛村出发,裴常昊就处于时刻警惕的状态之中,今日的巧妙应对,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

    满脸横肉的中年人,守在集市的门口,找寻交易的机会,这种人说白了就是二道贩子,通过交易货物赚取中间的差价,应该说这类人没有一手遮天的本事,不大可能仔细思考认真筹谋,遭遇无法应对的局面,也就是动手解决。

    中年人的背后,应该有一股势力,这股势力很有可能垄断县城集市的所有交易,否则以中年人的财力,不大可能短时间之内拿出来一百二十两银子。

    裴常昊没有必要硬碰这个背后的势力,故而他宁远以稍低一些的价格完成交易。

    不过这宗交易太大,中年人背后之人绝对关注,所以裴常昊用心应对,避免出现问题。

    第一次摆脱跟踪之人,裴常昊通过换衣服成功了。

    第二次则通过了缜密判断,中年人以及背后之人,没有见过他裴常昊,一定认为他裴常昊是乡下的纨绔公子哥,在县城花销太大,没有银子了,所以卖掉马车和蒙古马,换取银子继续挥霍,基于这样的判断,裴常昊索性直接到青楼去,这样能够印证中年人及其背后之人的判断,那么跟踪之人不会进入青楼,一定会在青楼外面守候。

    如此情况之下,裴常昊就能够从青楼后门轻松离开了。

    今夜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了,可以好好睡一觉,但裴常昊绝不会放松,明日离开了县城,才可以真正的松一口气。

    。。。

    天色微亮,裴常昊已经起身了。

    苏春华和苏春贵也起身了。

    吃过早饭,吴常昊吩咐苏春贵去找一辆马车,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客栈外面就有不少等候的马车,关键是要说好价钱。

    在怀远县购买马车已经不可能,接下来就看在夏州城是不是有机会,裴常昊已经决定,在抵达夏州州城之前,不再停留,每天的任务就是赶路。

    马车夫进入大堂,裴常昊说了一个价格,让马车夫眉开眼笑,一口气答应下来。

    马车离开了客栈,朝着南门的方向而去,裴常昊骑在马背上,跟随在马车的后边。

    离开客栈的时候,裴常昊朝着集市的方向看了看,这个时候,集市应该是交易的高峰期,不知道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是不是依旧守在集市的门口,昨天的一笔交易,中年人赚到了不少银子。

    南门终于出现在眼前,天已经完全亮了,城门处进出的百姓还是有些多,守卫城门的军士,精气神也比昨日强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