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十五章?? 从容离开
    回到家中,裴常昊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家中所有的粮食装上马车,送到苏春贵家里去,这些粮食他用不上了,至于说马车,暂时还有用。

    收拾钱财物资书籍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一个包裹、一口木箱足够了。

    仅仅花费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裴常昊就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

    回到家乡济源县,路线是明确的,往东南方向,经过夏州、延州、隰州,进入晋州,济源县为晋州辖下的县。

    济源县距离东都洛阳很近,裴常昊在大漠遇见的那个年轻人,不出意外,也来自于晋州。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裴澈已经去世大半年时间,各地诸侯为了争夺权力,闹得不可开交,你方唱罢我登台,不会有谁关注裴澈的小儿子裴常昊,包括朝廷都是如此,再说了,唐僖宗很快就要驾崩,到时候就更加没有谁去关注他裴常昊了。

    至于说大漠之中的那个年轻人,裴常昊不会畏惧,无时不惹事,有事不怕事,如果人家硬是要喋喋不休,要找麻烦,那他裴常昊就不客气了。

    回到家乡去探一探情况,尔后决定下一步的选择。

    眼下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尽量的考虑周全,做最充足的准备,有备无患,京城和京畿一带,遭遇到无数战乱,从黄巢起义开始,这一带就进入乱哄哄的局面,经历大小无数的战役,民不聊生,百姓困顿,人口锐减,所以这一路上会遇见什么样的情形,裴常昊还真不知道。

    苏春华和苏春贵会如何选择,裴常昊也仔细分析过了。

    苏春贵不用多说,肯定跟着离开,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苏春华可能会犹豫,对于一个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头脑单纯的年轻人来说,骤然遇见复杂多变或者是危险的境况,第一选择就是躲避,这是人的本性。

    前方无法把握,甚至是危险重重,所以苏春华犹豫也正常。

    走出屋子,裴常昊将所有粮食装上马车。

    苏春贵小跑着进入了院子。

    “黑蛋,你怎么来了,做好出发准备了吗。”

    苏春贵看着裴常昊,用力点点头,没有说话,走到了单杠下面,用力一跳,双手抓住了单杠,开始做引体向上。

    裴常昊楞了一下,下了马车,走到单杠旁边,默默看着做引体向上的苏春贵。

    一百个引体向上做完,苏春贵的脸色有些发青,气喘吁吁,脚步有些踉跄。

    打沙袋的时候,有两下没有完全避开,苏春贵的身体被撞击了,嘴角有了血丝。

    来到裴常昊面前的时候,苏春贵已经站不稳了。

    “昊、昊哥,您的要求,我、我做到了,您看,我可以跟着您离开河洛村了吧。”

    裴常昊走上前去,扶住了苏春贵的肩膀。

    “黑蛋,你做得非常好,完全达到了要求。”

    事出紧急,裴常昊根本没有想到其他的事情,但苏春贵没有忘记,依旧来到院子,不折不扣完成所有规定的动作,这份执着,裴常昊自愧不如。

    此时此刻,裴常昊对苏春贵刮目相看。

    让苏春贵略微的歇息一下,吴常昊开口了。

    “黑蛋,将这些粮食送到你家里去,你要跟着我离开河洛村了,家中就剩下母亲和两个弟弟,这些粮食可以维持一段时间了,你记住,今天在母亲的面前,多磕几个头。”

    苏春贵倒也没有客气。

    “好的,昊哥,我来赶马车,您也去我家坐坐。”

    裴常昊摆摆手。

    “我就不过去了,还有一些东西需要收拾,粮食卸下来之后,将马车赶回来就是了。”

    眼看着马车离开院落,裴常昊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还想着给予苏春贵母亲一些银子,但仔细思索之后作罢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家里有银子的事情被村里其他人知晓,苏春贵的母亲就不要想着过上安生日子了。

    仅仅过去一刻钟时间,苏春华来了。

    苏春华的脸色不是很好,灰白之中带着忐忑。

    “春华兄弟,你怎么来了,想好了吗,是不是准备留在河洛村。”

    苏春华的神情,裴常昊看的很清楚,他一点都不着急。

    苏春华看了看裴常昊,努力保持镇定的神情。

    “常昊兄弟,我是肯定跟着你离开河洛村了,你放心,离开河洛村之后,我不会给你找任何的麻烦。”

    裴常昊微微一笑,对着苏春华摆了摆手。

    “春华兄弟,你是不是还想着,躲过了这个风头,继续回到河洛村逍遥,如果你有这个想法,现在就可以走了,回家去准备东西,跟着我们到县城,在县城躲避一段时间,大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足够,大漠里的那帮人肯定离开了,你回到村里,没有任何的麻烦。”

    苏春华楞了一下,本能的摇摇头,没有开口说话。

    “春华兄弟,有一点你要清楚,跟随我离开河洛村,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要听我的安排,都要听我的话,我们离开河洛村,也许两年三年,也许五年十年,也许很长时间都不能够回来,离开河洛村,意味着我们三人已经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如果觉得无法做到,那就不要开始。”

    “我曾经告诉你,离开河洛村之后,你肯定会遇见很多的事情,可能有人给你一大笔的钱财,让你对付我,可能我们三人都面临生死局面,要豁出性命去应对,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能够保持初心,是不是能够兄弟同心、悍不畏死,你要想清楚,丑话我说在前面,我们现在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可你如果变心了,我们的兄弟情谊就不复存在了。”

    “这些话,我要说在前面,你想清楚了,再做出决定,我不想你因为局势所困,贸然的做出决定,今后遇见诸多的麻烦,又来后悔。”

    “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出决定,尤其是面临巨大考验和生死之局的时候。”

    “春华兄弟,今天之内,你就要做出决定。”

    裴常昊说完,苏春华沉默了一会,脸上露出决绝的神情,用力的跺了跺脚。

    “常昊兄弟,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我都听你的,就算是现在去陪着村头的三十五个兄弟,我也不皱眉头,大不了就是一死,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在村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大家伙对我的看法也就那样,我都清楚,在村里我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堂兄回来之后,我的日子怕是更加难过,其实我也想着做一番事情,这次我赌上了,跟着你,是生是死我都认了。”

    裴常昊神情肃穆,走上前去拍了拍苏春华的肩膀。

    “春华兄弟,我相信你,谁都想着做出一番事业,好了,你回家去准备吧,多带一些衣物,钱财方面不用过多操心,回去给父母磕几个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你家里有三个兄弟,你的父母今后有依靠,这方面倒是不用过多担心,明天早上,我们在村头准时会和。”

    苏春华离开之后,裴常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苏春华的犹豫,在裴常昊的预料之中,如果不是想到共同抵御土匪的经历,他是不会带着苏春华离开河洛村的,相比较苏春贵来说,苏春华的想法复杂很多,一方面想着过上舒服的日子,一方面又怕付出,这样的人,必定耗费裴常昊更多的心血。

    人无完人,金无赤足,想着身边全部都是苏春贵这等的人,也是不可能的。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关键看怎么用人,这方面,裴常昊必须要考验自己。

    苏春华想着做出一番事业,这倒是可以理解,如果真的有这等的想法,那么在遇见什么事情的时候,苏春华才会倾尽全力。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苏春贵赶着马车来到院落。

    裴常昊走到苏春贵的面前,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叫你黑蛋了,你的名字叫苏春贵,你要忘记黑蛋这个名字。”

    “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不是很明白,不过我相信,不要多长时间,你遭遇到一些事情,就能够应对所有的困难和问题。”

    “你要记住,母亲是你最亲的人,离开河洛村之后,你要努力做事情,要时时刻刻想着母亲,你过上好日子了,一定不要忘记母亲和兄弟。”

    。。。

    天黑了,周遭异常的安静,不断有昆虫在鸣唱。

    裴常昊走到院子里,紧紧捏着拳头。

    穿越到如此的乱世,摊上如此糟糕的局面,肯定不是好事情,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许经历一番残酷的磨砺,裴常昊能够趟出一条金光大道。

    父母双亡,全家被杀,裴常昊没有丝毫牵挂,河东裴氏家族,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如果裴氏家族可以依靠,那就多耗费一些心事和力气,如果不行,干脆走开。

    凭着穿越的优势,裴常昊自信能够应对诸多的麻烦和问题。

    抬头看向了天空,裴常昊喃喃自语。

    “老天,你让我穿越到唐末乱世,我不怪你,不过你记住了,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