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十四章?? 沉着应对
    “常昊兄弟,你赶着马车带回了钱财和粮食,你就没有想着留下一些啊,要是换做我,肯定将白银全部留下了,这样就算是离开村子,也有足够的银子用。”

    裴常昊看了看苏春华,想了好一会才开口。

    “春华兄弟,为了抵御土匪,有三十五个村民付出了生命,和他们比较起来,我们三人算是命大,我曾经承诺,他们只要拼命的抵御土匪,就能够得到钱财物资,如果我不能够兑现承诺,我怎么面对地下的他们,这些死去的村民,都是家中的顶梁柱,他们殒命,家中遭遇灭顶之灾,老弱妇孺几乎无法生活下去,如果我不能够给予他们钱财和物资,如何安心。”

    “钱财谁都爱,可也要看怎么得到,不付出任何的努力就得到钱财,这不是我们做的事情,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存在。”

    “你们一定要记住,一诺千金,我们许下的承诺,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险阻,都要做到,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忠诚是最基本的品质,春华兄弟,这一点我需要特别提醒你,离开河洛村,你会遇见很多的机会,有些时候,人家会拿着大量的钱财,让你做对我不利的事情,你做还是不做。。。”

    说这些话,裴常昊字斟句酌,有些关乎人性的东西,他不可能完全否认,譬如说发现大量的钱财,自己留下一部分,不会全部都拿出来,这在裴常昊看起来是正常的,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但这样的观点,不能够灌输给苏春华和苏春贵,如果今后遭遇到生死局,苏春华和苏春贵也为自身考虑,那他裴常昊就真的要成为孤家寡人了。

    这样的认识,看上去有些自私,颇有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味道,不过现实的社会就是如此,上位者与下人的区别永远存在,裴常昊也无意彻底打破这个规矩。

    从目前的情况来说,他裴常昊是引领者,苏春华和苏春贵只能按照他的规矩做事情。

    时代不同,认识也不一样,忠心的解释和理解,古今本来就不一样。

    苏春华的脸有些红,裴常昊说完后,他低头沉思了一下,抬头开口回答。

    “常昊兄弟,不瞒你说,以前我没有想过这些事情,你每天都到村头去,拜祭那些死去的村民,我觉得没有必要,刚刚你的话语,提醒我了,我觉得一定要拜祭那些死去的村民,不,他们是我的兄弟,不管你怎么想,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今后遇到任何事情,我永远不会忘记,村子里三十八人抵御土匪,只有我们三个人活下来了,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裴常昊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

    天亮了,裴常昊、苏春华和苏春贵,牵马走出小树林。

    再次仔细看了看小树林,裴常昊上马驰骋,没有回头,苏富贵和苏春华紧随其后。

    小树林被甩在身后,渐渐看不见了。

    “昊哥,有人,我听见马蹄声了,在这边。。。”

    苏春贵的左手指向了北面的方向。

    裴常昊拉住了缰绳,看向苏春贵,神色有些愕然。

    “黑蛋,你真的听见马蹄声了,春华兄弟,你听见了吗。”

    苏春华茫然的摇头。

    裴常昊猛地想起村头抵御土匪的时候,苏春贵耳朵贴地听见了马蹄声,难道说苏春贵有这方面的天赋。

    “春华兄弟,黑蛋,我们加快速度,不用理他。”

    裴常昊用力夹马腹,朝着前方疾驰而去,苏春华和苏春贵也加快了速度。

    不到一分钟时间,裴常昊也听见了清晰的马蹄声,来自于他们的左后方,马蹄声很清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裴常昊放慢了速度。

    苏春华脸色发白,捏紧刀柄的右手关节都发白了,苏春贵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

    两匹马、两个身影出现在后方不远处。

    “春华兄弟,黑蛋,不用害怕,如果是土匪,我们杀了他们。”

    裴常昊的身手不错,一两个土匪能够应对,加上苏春华和苏春贵帮忙,不至于那么担心,不过他必须要稳住两人的情绪,免得关键时刻两人成为拖累。

    骑马的两人很快靠过来,一男一女。

    男的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纪,五官端正,一脸的英气,女的则是黑纱蒙面,看不清楚相貌,不过身材很苗条。

    两人骑乘的全部都是河曲马。

    男人特别看了看吴常昊骑乘的河曲马,在马背上抱拳开口了。

    “三位兄弟,冒昧了,在下打听一件事情。”

    裴常昊也抱拳开口回答了。

    “这位兄台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询问,只要我们知道,一定如实告知。”

    男人看了看身边的女子。

    “两个月之前,有一队商队,从晋州出发,沿途经过大漠与贺兰山,前往甘州,这么长时间过去,一直没有踪迹,不知道三位兄弟是否见过。”

    裴常昊摇摇头。

    “我们没有见过。”

    男人眼睛里面有警惕,也有疑惑。

    “哦,不知道三位兄弟准备到什么地方去,怎么来到这大漠之中啊。”

    裴常昊微微一笑。

    “我们是照京村人,三天之前从村里出发前往大漠,本来打算在大漠狩猎,可惜我们运气不好,没有能够捕获猎物,二位如果不嫌弃,请到我们照京村做客。”

    男人在观察吴常昊,裴常昊也在观察男人。

    年轻男人身材匀称,脸上既有阳刚之气,一看就是练家子。

    裴常昊本来就带着儒雅的气息,长时间习武,让他的阳刚之气超过了年轻男人,如果单打独斗,年轻男人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至于说蒙面女人,看不清楚面容,也无法做出分析。

    年轻男人看了看裴常昊,微微点头。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不打搅了,我们还要到附近一带去打探消息。”

    裴常昊对着年轻男人抱拳。

    “二位来到大漠寻人,一定很着急,如果我们有什么消息,一定会想办法告知,二位若是有闲暇的时光,一定到照京村做客。”

    年轻男人点点头,盯着裴常昊看了近一分钟时间,接着看了看身边的女子,扭转马头,朝着前方而去,女子也跟上前去。

    两个的身形很快消失在大漠之中。

    裴常昊的脸色瞬间变化,微微有些发白。

    苏春华已经不紧张,他看见吴常昊的表情,有些奇怪。

    “常昊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他们要找的人,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再说了,我们是河洛村,你怎么说是照京村啊。”

    裴常昊轻轻哼了一声。

    “他们要找寻之人,与我们有关系,我们不要耽误时间,马上回村,今夜做好一切准备,明日一大早我们离开河洛村,不能在村里停留了。”

    “他们已经怀疑我们了,只是我们有三人,他们如果动手,没有十足的把握,现在他们一定去找同伙了,我们如果耽误时间,他们很快就会包围我们。”

    说到这里,裴常昊已经打马,朝着河洛村的方向快速而去。

    一男一女骑乘的是河曲马,吴常昊骑乘的也是河曲马,大漠边缘的村落,很少有这样的骏马,如果判断不错,那个经过大漠的商队,被袭击村落的那一股土匪打劫了,匪首骑乘的河曲马,就是商队的马匹。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土匪的老巢里面,有那么多的粮食,其中还包括很少见的皂角和食盐。

    裴常昊骑乘的河曲马,年轻男人不可能视而不见,不过对方很聪明,没有立即点明,应该是考虑到实力不济,双方如果动手,年轻男人肯定吃亏。

    裴常昊不可能冒险,无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不该逞强的时候就不要强出头。

    不过一个多时辰时间,裴常昊一行三人,就来到了村头。

    裴常昊下马,依旧去拜祭了埋在村头的村民,这一次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他要和这些埋在地下的村民告别。

    跟随下马的苏春华,一脸的迷惑,裴常昊拜祭完毕,他没有忍住开口了。

    “常昊兄弟,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商队,怎么会有麻烦啊。”

    吴常昊看了看苏春华,冷冷的开口了。

    “商队应该是被袭击河洛村的土匪打劫了,没有留下活口,钱财物资全部被劫走,这些人与商队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我在土匪老巢发现的钱财物资,就是商队的物资。”

    “他们到大漠来找寻商队,肯定不止一两人,至少有十人以上的队伍,且身手都不错,我们打不过他们。”

    “最多三五天的时间,对方就要找寻到河洛村来,大漠附近只有这几个村,我们离开河洛村,他们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只能作罢,不过我们就算是离开了河洛村,也要时刻警惕。”

    “明日寅时二刻出发,我会在村口等着你们,过时不候。”

    说完这些话,裴常昊上马,朝着村内而去。

    苏春华楞了好一会,咬牙上马,朝着村内而去。

    苏春贵早就上马了,等到苏春华离开之后,才打马朝着村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