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十一章?? 百无一用
    “春华兄弟,这些天到什么地方去了,怎么一脸哭丧样子,遇见什么麻烦事情了。”

    看着一脸沮丧、神情明显不好的苏春华,裴常昊面带笑容开口了,应该说在集镇与河洛村的范围内,不大可能有人找苏春华的麻烦。

    苏春华看了看裴常昊,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依旧带着烦恼,没有马上开口回答。

    苏春华的叹气明显有些作的味道,这让裴常昊有些不耐烦了,虽说有近十天的时间没有见到苏春华,偶尔会想苏春华干什么去了,不过这段时间以来,裴常昊主要还是苦苦思考自身的出路和选择,时刻处于迷茫之中,心情不是很好,情绪也不是很稳定。

    “你想说就说,要是真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就到一边去,不要来烦我。”

    裴常昊话语刚落,苏春华脸上迅疾堆积出来勉强的笑容。

    “常昊兄弟,别,前几天我到县城去了,骑马去的,伯父大人让我到县学去读书,可我真的不喜欢读书,这不,就偷偷跑回来了。”

    看着面带愁苦表情的苏春华,裴常昊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春华兄弟,不是我说你,集镇和村子里好多人想着读书,没有资格也拿不出银子,你有机会却不想读,该怎么说啊,对了,读书为什么一定要到县城去啊,村里请不到先生吗。”

    苏春华看看裴常昊,好像看着外星人一般。

    “常昊兄弟,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不要说村里,乡里都没有学堂,只有县里才有学堂,再说了,能够到县衙学堂去读书的,可不是一般人,必须要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担保了,县衙的学堂才收。”

    说话的时候,苏春华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情。

    裴常昊微微皱眉,突然明白了什么。

    唐朝末年,战乱四起,重武轻文,民不聊生,除非是那些望族,其余乡镇和村落,没有谁会拿出钱来来办学,那纯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春华兄弟,既然里正大人让你去县学读书,那你就好好学啊。”

    苏春华摇了摇头。

    “县衙学堂的要求很严,要是不认真读书,拿不到长史大人的鉴语,就没有资格参加府衙的考试,不能参加府衙的考试,就不是真正的读书人,我、我拿不到长史大人的鉴语。。。”

    “所以啊,春华兄弟,你要抓住机会,想想办法啊,拿到长史大人的鉴语,参加府衙的考试,成为真正的读书人。”

    苏春华看着裴常昊,脸上写着诧异,差点蹦起来了。

    “常昊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取笑我啊,你以为我不想成为读书人啊,十年前我就到县学去读书了,可我真的不行啊,再说了,堂兄一直在县学读书,这集镇和村里也没我什么事情,要说那些考中举人进士的读书人,那都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怎么轮得到我。”

    裴常昊再次的皱了皱眉。

    “春华兄弟,这读书人才能够做官,才有前途,才不用留在村子里,难不成你想着一辈子留在村子里吗。”

    苏春华无奈的点头。

    “那能怎么办,我读书不行,只能留在村子里,今后堂兄回来了,我帮帮忙就是了。”

    裴常昊假装不明白,看着苏春华,颇为认真的开口了。

    “春华兄弟,里正大人让你到县衙学堂去读书,用心良苦,今后这集镇和村里的事情越来越多,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忙不过来,总是需要人来帮忙,你成为读书人,帮着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做事情,名正言顺,你说是不是。”

    苏春华拼命的摇头。

    “常昊兄弟,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不过我那个堂兄的脾气不好。”

    说到这里,苏春华想起了什么,闭口不语了。

    吴常昊没有继续追问,父死子替,里正一定会让自己的儿子接替职位,苏春华留在村子里,注定一辈子做跟班,还要看他那个堂兄的脸色行事。

    “春华兄弟,你既然不想在县衙的学堂读书,私自回来了,就要告诉里正大人,这是规矩,你可明白。”

    苏春华点点头。

    “我听你的,这就去给伯父大人报告,其实我也想成为读书人,看着县学那些读书人,威风凛凛的样子,真的好羡慕,可我读书真的不行,什么都记不住。”

    看着苏春华脸上羡慕的表情,裴常昊微微一笑。

    “春华兄弟,不能读书就找其他的出路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不知道害了多少人,难不成不读书就没有了出路,春华兄弟,我还告诉你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

    苏春华蓦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裴常昊,倒吸一口凉气。

    “常昊兄弟,这话万万不能说啊,读书人都是天上的神仙,你这话让他们听见了,有天大的麻烦。”

    裴常昊冷冷一笑。

    “春华兄弟,我这番话没有什么问题,半个月前,我们在村头剿灭土匪,如果遇见一个不知道变通、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你说结局是什么样子,所以说,读书人不是万能的,特别是那些缺乏历练、自以为是、追求完美的读书人,更是不行。”

    苏春华听得似懂非懂,目不转睛的看着裴常昊。

    “春华兄弟,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你先前不是说过从军吗,难不成我们依靠那些读书人上战场拼杀吗,还是要有力气的人去拼杀。”

    裴常昊说到这里,苏春华总算是听懂了。

    瘪了瘪嘴后,苏春华开口了。

    “常昊兄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我觉得,还是读书人好,就说这杀敌的事情,读书人就可以在后面指挥,上战场的还不是那些没有读书、只有一身蛮力的人。”

    裴常昊哈哈一笑,用力的拍了拍苏春华的肩膀。

    “孺子可教,读书当然是好事情,要不然村里的人想要到县学去读书,为什么还要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举荐,好了,不多说了,你快去里正大人那里禀报吧。”

    苏春华离开之后,裴常昊回到屋里关上门。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自唐代以来,读书就是出人头地最好的选择,如果能够考中举人和进士,进入朝廷做官,就真正光宗耀祖了。

    古时候读书的目的有三个,第一是让自身有学识,有水平,有能力,第二是通过读书,提升地位,掌握权力,过上好日子,第三是通过读书,拓展社会关系。

    如果是在和平时期,通过读书出人头地,无疑是最佳选择,只要获取了读书人的功名,哪怕是不进入朝廷做官,也可以过得舒心自在,读书人超然的地位,让一般人不敢招惹你,但是在乱世,就不一定了,一旦战争来临,人家才不管你是不是读书人,要你命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况且,按照苏春华所说,能够到县衙学堂去读书之人,基本都是权贵的子弟,最低也是耆老和里正家中的子女,寻常百姓家中的儿女甚至没有读书的资格,这就是典型的阶层固化,那些权贵家中的子弟,早就有了自身的利益集团,他们读书的目的,就是巩固家族的权势,他们不会死心塌地的为朝廷卖命。

    当下的裴常昊,面临的选择有两个,第一是做富家翁,过世外桃源的生活,第二就是壮大自身的实力,能够在乱世中存活下来。

    想要达到这两个目的,读书显然不行。

    说得不好听一些,如果全面的战争爆发,裴常昊宁愿选择去做彪悍的土匪,也不会选择做文绉绉的读书人。

    不能暴露的身份,桎梏了裴常昊的选择,他就算是想着去读书,也不大可能。

    通过读书做官来谋求权力势力这个选择,被彻底否定了。

    且五代十国前二十年的两霸,晋王李克用与梁王朱温,都不是读书人,说得不好听一些,两个都是粗人,偏偏这两人在当下实力最强。

    这是一个乱世出英豪的时代,读书并非最为主要。

    是不是前往凉州,找寻二伯裴渥,寻求庇护,裴常昊举棋不定。

    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裴澈,在关键时刻做出了足以致命的错误选择,拥立李煴,成为了朝中的门下侍郎、平章事,结果就是全家被杀,其在出事之前要求裴常昊前去投靠裴渥,未必是深思熟虑的决定,换位思考,裴常昊如果遇见这样的事情,第一个选择就是躲起来,隐藏身份,等到时局平息一些之后,再行找寻机会。

    再说了,凉州现如今被李克用掌控,李克用其人,武力过人,脑子却不是很清醒,要不然也就不会被王重荣蛊惑,领兵进攻长安,逼迫唐僖宗第二次离开京城了,裴常昊如果前往凉州,此事不可能完全保密,李克用知晓此事,有旁人在一边蛊惑,他裴常昊完蛋,裴渥都可能遭受牵连。

    身处乱世,命运要由自身来把控,穿越到裴常昊的身体里面,这一点无法选择,成为罪臣的儿子、甚至是朝廷通缉的对象,这一点也无法扭转,但如何选择接下来的路,可以把握。

    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面,裴常昊知道,他必须要尽快的做出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