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十章?? 迷茫
    “昊哥,听说您要去从军了,要不您带着我去吧,留在村子里也没有什么意思。”

    裴常昊看着一脸兴奋的黑蛋,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黑蛋,你听谁说的,谁说我要去从军了。”

    “集市和村子里好多人都在说,大家伙说您神勇无敌,不可能留在村子里,一定会去从军的,还有人说了,您要是去从军了,一定会成为军中大帅。。。”

    黑蛋还没有说完,裴常昊想到了前几日在耆老家里的一幕幕。

    集市与河洛村的庙太小了,他裴常昊这尊大神要是横插一脚,那耆老和里正怎么办,俯首称臣吗,没有人心甘情愿让出利益和好处,不过他裴常昊展现了不一般的能力,公开的挤兑肯定不行,可能引发村民的反感,甚至是引发集市与河洛村的不稳定。

    最好的办法,就是拼命忽悠,将他裴常昊高高的抬起来,抬到云端里面去,让他裴常昊看不上河洛村,心甘情愿的离开河洛村,到外面去奔前程。

    迫不得已的时候,将他裴常昊灭掉土匪的壮举泄露出去,让县衙的人知道了,那个时候从军就不是心甘情愿,而是被迫了。

    绝妙的算计,了无痕迹。

    裴常昊还真的看不上河洛村,这里紧靠着大漠,自然条件过于的恶劣。

    何去何从,裴常昊没有想好,身处乱世,没有实力,就是待宰的羔羊,个人英雄主义也行不通,你就算是无比的强悍,可以对付一百人,可来了一千人怎么办。

    白手起家集聚实力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需要经历的艰辛太多太多,需要耗费的钱财也是天文数字,最怕你的实力还不足,人家就扑过来了,就好比在集市与河洛村的遭遇,你展现了自身的实力,救下整个集市和村落,就算是没有形成威胁,人家也要万分的防备你,时时刻刻想着算计你。

    更加关键的是,他裴常昊的身份是决不能泄露出去的,至少现在不行,如果到了县衙,或者是从军了,说起身份来历的时候,会经历无数的麻烦,稍不小心小命就没有了。

    这世界就是如此的实在,残酷无情,老实单纯就只能任人宰割。

    相对来说,做一个富家翁要简单很多,裴常昊可以凭借自身优秀的历史与地理知识,漂洋过海去找寻西方大陆,就算是找到非洲去也无所谓,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

    穿越之前的裴常昊,刀口舔血,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的危险,这也让穿越之后的他,想法更加的实际,有所为有所不为,自找苦吃的事情不要去碰,除非迫不得已。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裴常昊看着黑蛋开口了。

    “黑蛋,我没有打算去从军,你也不要相信集市和村里人说的话。”

    黑蛋的脸上明显写着失望。

    裴常昊无所谓,既然穿越了,那就要为自己活一把,这是一个乱成一锅粥的时代,什么大义什么情操,暂且丢到一边去,活下去才是最关键的。

    河曲马朝着村头而去,不过几天的时间,裴常昊与胯下的河曲马就相处融洽了。

    村头是裴常昊每天都要去的地方,只要还在村子里,他就要去吊唁那些死去的村民,如果没有这些村民的奋不顾身,躺在地下的就是他裴常昊了。

    那位白发老人,裴常昊私下里了解过,是一位独居的老人,没有家人,也没有后代,这让裴常昊无法去报恩。

    每每来到村头,看着村头紧靠着的三十多个坟茔,裴常昊的内心都会掀起波澜,就是这些躺在地下的村民,让他强烈动摇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思想,让他试探着与人为善,让他试探着为别人着想,让他有了帮助他人的冲动。

    可回到村子里,想到耆老和里正的所作所为,裴常昊又会变得很现实。

    游走在两种思想里面,裴常昊也痛苦,他不愿意这样,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在土匪举起手中钢刀的时候,裴常昊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与村民一道抵御土匪,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无所谓。

    一些坟茔的上面,已经长出稀稀落落的青草,村子里的小孩子绝不会到这里玩耍。

    黑蛋牵着马,站立在原地等候。

    手持香火的裴常昊,默默的围着所有的坟茔转了一圈。

    在每个坟茔的前面,裴常昊拔掉已经燃烧完毕的香,将手中点燃的香火插进泥土里面。

    “大家伙安息吧,我许给你们的承诺,没有完全做到,可我已经尽力,耆老和里正太过于贪婪,要不是我的坚持,你们的家人什么都得不到。”

    “你们躺在地下,什么都不用想了,当然你们活着的时候,也不用想那么多,可我不一样了,我不能不想,除非我和你们一样,也到地下去了,那就不用思考任何问题了。”

    “我真的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耆老和里正这么快就要赶我走,将我当做了最大的威胁,我没有想到,他们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也太现实了。”

    “河洛村不是我的安身之地,我本来就不是村子里的人,在大家伙的面前,我不能说瞎话,我不喜欢河洛村,这里的环境太恶劣了,你们能够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我很佩服,可我做不到。”

    “我不打算在河洛村安身,也就不会出手对付耆老和里正,可笑他们太心急了,看不出来这一点,或许是他们太没有自信了,总是不相信我会离开河洛村。”

    “活着的人都很现实,你们活着的时候,也可能表现的自私,可你们在抵御土匪进攻的时候,展现出来人性最为光辉的一面,你们悍不畏死,视死如归,我要感谢你们,是你们改变了我,让我在面对算计的时候,还能够心平气和。”

    “我每天都在想着你们,都在思考,希望在我离开河洛村之前,能够想清楚一切,也请你们在天之灵帮助我,让我尽快找到今后的出路。”

    对着所欲的坟茔,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裴常昊转身朝着黑蛋走去。

    “昊哥,您每天都来,地下的那些人,一定非常感激您。”

    裴常昊看着一脸天真的黑蛋,有些气结。

    “黑蛋,你这是什么话啊,让死人感激活人,难不成你想让我下去陪着他们啊。”

    黑蛋慌得直摇头。

    “昊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裴常昊拿过缰绳,冲着黑蛋摆手。

    “我明白你的意思,黑蛋,看样子你应该读一些书,也应该增长一些见识,老是窝在村子里,你这辈子可能就废掉了。”

    黑蛋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开口说话了。

    。。。

    回到家里,裴常昊看见了等候在院子里苏春华。

    “常昊兄弟,你回来了,我又来打搅你了。”

    “春华兄弟,你我是过命的兄弟,说这些话干什么,生分了,坐吧。”

    苏春华点点头,在院子中间的石凳上面坐下了。

    “常昊兄弟,我听说,你马上就要去从军了,是不是真的啊。”

    裴常昊果断的摇头。

    “黑蛋刚才也问我了,我没有从军的打算。”

    苏春华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裴常昊看的很清楚,苏春华是里正的亲侄子,话语里面应该有里正的影子。

    裴常昊也相信,苏春华不是故意来试探的,他没有那样的心智,整日在村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除开一张嘴,压根没有其他的能力。

    “春华兄弟,我这个脾气你清楚,我要是从军了,遇见军官胡乱指挥,我是一定要站出来反对的,惹恼军官,怕是难以活命,再说了,我不是河洛村的人,父母都亡故了,我也很快要离开这里了,去从军干什么。”

    苏春华的脸色变化了,紧跟着开口。

    “常昊兄弟,你说的是,那就不要去从军,不过你不需要离开河洛村,留在村里多好啊,我马上去找到伯父大人,一定要将你留在村子里。”

    裴常昊对着苏春华摆摆手。

    “春华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是一定要离开河洛村的。。。”

    。。。

    苏春华离开了。

    裴常昊在屋子里面踱步,他已经通过苏春华,再一次表明态度,至少短时间之内,耆老和里正不会出手逼迫他走了,不过时间不能够延续太长,还有一点,裴常昊不得不防,随着时间的推移,耆老和里正肯定会开始猜测和怀疑他的身份。

    刚刚获取到回忆不过几天时间的裴常昊,还处于巨大的迷茫之中,还没有来得及全面的分析局势,没有认真思考下一步何去何从,

    裴澈留下的信函,裴常昊看了数遍之后销毁了,便签也销毁了,玉牌也藏好了,这些东西决不能让其他人看见,否则就会引发轩然大波。

    虎毒不食子,裴澈的建议,裴常昊正在思考,河东裴氏能否依靠,或者说河东裴氏对于大唐的皇帝和朝廷究竟是什么态度,是不是认为裴澈给河东裴氏丢脸了,故而将裴澈清理出了裴氏家族,这一切都是裴常昊需要仔细分析掌握的,当下他的处境很危险,接下来的选择一步都不能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