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八章?? 理智
    耆老的家在集镇东头,距离集市不是很远,接到了邀请之后,裴常昊是骑马过去的。

    仅仅过去两天的时间,裴常昊的知名度大大的提升,村里的老弱妇孺都知道了,集市上也有人议论,一个外乡来的少年郎,父母相继故去,还能够领着村民抵御和全歼土匪,且孤身一人前往土匪的老巢,这等的胆识气魄,哪里是常人具备的。

    更加多的议论,都集中在裴常昊前往大漠深处遇见神仙的经历,裴常昊是外乡人,来到河洛村不过大半年的时间,人生地不熟,陪同前来的两人也先后去世了,如此情况之下独身前往大漠深处,得到上天的垂怜也是可能的。

    大漠深处有神仙的传闻,整个的陇右道都知晓。

    耆老的住宅是集市上最好的,大门是红色的,门上还有铜扣,家里的房屋全部都是青砖黑瓦,整个府邸分为前、中、后三个院落,看上去很是气派。

    裴常昊下马的时候,耆老的管家已经笑着迎上来,吩咐下人将河曲马牵到马厩去。

    进入大门,管家带着裴常昊,直接来到前院的厢房。

    耆老正在厢房等候。

    管家递上一杯清茶之后,躬身离开,轻轻带上厢房的门。

    看着管家带上厢房的门,耆老笑着开口了。

    “常昊,你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要不是你领着村民杀了土匪,这河洛村和集镇就彻底毁了,前些天我还在后怕,要是被土匪得逞了,里正和我该怎么面对村民,怎么面对县衙。。。”

    裴常昊连忙抱拳开口。

    “耆老大人,这都是您和里正大人做好了安排,我不过是按照要求去做。。。”

    耆老对着裴常昊挥挥手。

    “常昊,你就不要客气了,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就有如此杰出的表现,他日肯定有远大前程,你有学识,总是呆在集镇和村子里,怕是耽误你了。”

    裴常昊抬头看向耆老,没有开口回答。

    耆老也看向了裴常昊,还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当下正是多事之秋,前些日子,我到了县衙,听见县令大人的担忧,饭都吃不下了。”

    “常昊,就说这次土匪袭击,我就弄不明白,我们这里非常贫穷,平日里根本就无人关注,土匪怎么会来,三十年前还是不错的,可遭遇飞来横祸,集镇和村子被彻底毁掉,一蹶不振,这么多年,县衙隔三差五免去集镇和村子的田赋,村民还是难得吃到饱饭。”

    “按说这个地方,不会有谁关注,可县令大人说了,大漠北边的回纥,近来不安分,一直虎视眈眈,大漠周遭的几个村落,全部都被回纥骑兵灭掉了,节度使大人也警告了回纥,难不成回纥骑兵又蠢蠢欲动了。”

    “土匪来到河洛村,谁知道背后是不是有回纥骑兵的影子呢。”

    裴常昊眨了眨眼,听得云里雾里,不是很明白其中的究竟。

    耆老没有关注裴常昊的表情,依旧说着话。

    “常昊,这几年,我大唐朝廷颠沛流离,村子里的青壮,大都被征召到军队之中,去剿灭黄巢乱党,眼看着黄巢乱党被彻底剿灭,天下太平了,难不成这回纥的骑兵又要作乱了。”

    “依照你的能力,要是进入军中,一定能够建立功业,谋得一个好前途。”

    裴常昊隐隐有些明白了,他这尊大神,耆老和里正容不下了。

    “前几年,黄巢乱党肆虐,天下大乱,节度使大人英勇无敌,领兵打败黄巢乱党,保卫了朝廷,我们才能够安定下来。”

    “我听说,节度使大人灭掉了黄巢乱党,皇上想着让节度使大人留在京城做大官,可节度使大人记挂陇右道,担心回纥骑兵侵犯,谢绝了皇上的好意,还是回来了,这些年节度使大人一直都领兵剿灭黄巢乱党,没有顾得上北边的回纥骑兵,这回纥骑兵也变得不安分了。”

    说到这里,耆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回纥的骑兵很厉害,不过他们那里比得上节度使大人,要是惹恼了节度使大人,节度使大人领兵杀过去,灭掉他回纥都是可以的。”

    说到这里,耆老突然转变了话题。

    “常昊,你曾经在大漠十多天的时间,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啊,可否说说。”

    裴常昊微微思索,眨了眨眼睛,很自然的开口了。

    “耆老大人,我还真的遇到奇怪事情,我在大漠之中迷迷糊糊走了三天三夜,又累又饿,每晚做梦的时候,都梦到了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后来实在无法坚持,昏迷过去了。”

    耆老的神情变得专注,都看着裴常昊,目不转睛。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遇见了一个白胡子老人,老人说我胆子太大了,小小年纪就敢赤手空拳进入大漠,我说我和别人打赌,就敢赤手空拳进入大漠,我什么都不怕,老人说我不懂事,还说送我回家,我告诉老人,可以自己走回去。”

    说到这里,裴常昊停下了。

    耆老有些着急,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常昊,后来怎么样了,老人和你说了什么,送你回来了吗。”

    裴常昊摇摇头。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

    耆老的脸上出现失望的神情。

    裴常昊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耆老再次开口了。

    “耆老大人,老人曾经告诫我,天机不可泄露,他说的所有话语,切不可与其他人说及,免得引发不必要的灾祸。”

    耆老的脸色变化了,对着裴常昊摆手。

    “常昊,你说的不错,天机不可泄露,老人说的是对的,这样的事情,千万不要对外人说及啊。”

    咳嗽了几声,耆老看着裴常昊,略微思索后开口了。

    “常昊,这镇上和村里的事情不少,我和里正商议过了,你有能力有胆识,是不是帮着我们里做一些事情。。。”

    耆老还没有说完,裴常昊就连连摆手。

    “耆老大人,镇上和村里的事情我做不好。”

    耆老摇摇头,看着裴常昊,以长辈的语气开口了。

    “常昊,在村里做些事情,对你有好处,你年轻有胆识,我们对你可是寄予了厚望的。”

    穿越的裴常昊,对于权力的认识很现实,权力意味着财富和地位,没有谁愿意将手中的权力交出来,也没有谁愿意与他人分享权力,如果自己天真的以为耆老的话语是真的,那也太单纯。

    耆老前面说他裴常昊有潜力,镇上和村子里都容不下,应该要去从军,建功立业谋得前程,后面又说让他裴常昊参与镇上和村里的管理,这前后矛盾的话语,傻子都能够听明白。

    裴常昊不知道自己在村子里还要呆多长的时间,不过呆在村里这段时间,万万不能够得罪耆老和里正,也不能够让他们起疑心。

    打定主意之后,裴常昊站起身来行礼了。

    “耆老大人,我不是村里人,偶然的机缘来到了河洛村,得到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的照顾,在村里暂住,最终还是要离开的。”

    “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对我的关照,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土匪袭击集市和村子,我硬着头皮上,拼尽了全力,我真的没有想到能够护住集市和村子。”

    “陪着我来到村里的两人都故去了,处理完后续的事情,我也要回家去了。”

    耆老假装沉着脸开口了。

    “常昊,你这话就不对了,在村子里大半年时间,也就是河洛村的人了,为镇上和村里做些事情,是应该的,你是读书人,有学识,有远见,有能力,村里和镇上的事情很多,河洛村马上就要征收赋税了,至于说里正和我关照你,那是我们应该要做的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

    裴常昊再次摇头,很干脆的开口了。

    “耆老大人,我真的不想为集市和村里做事情,还请耆老大人谅解。”

    耆老叹了一口气,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常昊,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也不必勉强了,今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告诉里正和我,我们一定会帮助你解决的。”

    “好了,常昊,我已经说的够多,你自己决定吧,你来自于凤翔府城,见多识广,那里可是繁华的地方,哪里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想象的,走,吃饭去,今日可要好好饮酒,我这里存了一坛好酒,我们喝完它。”

    耆老的话还没有说完,裴常昊的额头上冒出了汗滴,记忆深处的思绪碎片开始跳跃,他努力的要抓住这些记忆的碎片,努力要将他们拼凑起来。。。

    。。。

    喝酒的时候,裴常昊很尽兴,也很随意,一碗接着一碗,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吃惊了。

    耆老一点不在意,兴致同样很高,亲自给裴常昊倒酒,嘴里不断说出一些褒奖的话语。

    酒足饭饱,裴常昊上马的时候,天都微微有些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