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七章?? 人心不古
    三天之后,裴常昊出现在小树林的外面,他的身旁,多了一辆马车。

    身后的小树林,冒出了一阵阵的浓烟,裴常昊将土匪的老巢烧掉了,这也是规矩,大凡土匪离开原来的老巢,都会放火烧毁老巢,一来不给官府留下任何的线索,二来也是告知其他各路土匪,这里已经是无主之地。

    三整天的搜索,裴常昊没有放过任何的细节。

    匪首单独住宿的那间木屋里面,搜到了一个小木箱子,箱子里面有少量的珠宝,十几片金叶子,以及十锭白银。

    从土匪住宿的屋子里面,也搜到了一些钱财,这些钱财大都是塞在棉被、枕头以及床板下面的,也有一些放在墙上挂着的布袋子里面。

    主要的收获还是粮食,五十袋大米、五十袋白面,一百袋青稞面。

    珠宝和金叶子,裴常昊都随身藏起来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个道理他很清楚。

    找到了粮食和钱财,可以分给逝去村民的家一部分人,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是一种安慰。

    土匪为什么会袭击河洛村,裴常昊大致明白了,估计这一股土匪运气好,打劫了某个商队,得到了钱财和大量的粮食,他们害怕官府查办,准备要转移地方了,临走之前,索性在附近的村落去看看,能够捞一些是一些。

    回程很快,半天不到的时间,裴常昊已经快要抵达村头。

    两个骑马的黑影飞奔而来。

    “苏春华,黑蛋,怎么是你们。”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苏春华就开口了。

    “常昊兄弟,三天时间了,我们每天都在村头等着你,黑蛋和我每人得到一匹马的奖赏,其余的马都按照你的吩咐,交给耆老大人去处置了。”

    前方村口入口的方向,赫然出现了几十个新的坟茔。

    裴常昊看了看这些坟茔,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里正家中,堂屋。

    耆老和里正都在这里等候,看见进来的裴常昊,两人都站起身来了。

    “常昊,回来了,快快坐下,我已经安排酒宴,很快就好了。”

    里正面带笑容率先开口,耆老则是走到了裴常昊的面前,面带赞许表情,伸手轻轻拍了拍肩膀,同时伸出了大拇指。

    裴常昊没有忘记礼仪,他对着耆老和里正抱拳稽首开口了。

    “这一次能够剿灭土匪,都是依赖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的英明决定,我找到了土匪的老巢,将他们的财物全部带回来了。”

    耆老和里正当然知道,那满满一车的钱财货物,谁看着不眼红啊。

    里正看了看耆老,依旧面带笑容开口了。

    “这些钱财粮食,都是常昊你缴获的,当然就归你了,我们不会说什么的。”

    裴常昊连忙摆手,他才不会如此的愚蠢,这一大车的钱财粮食,怎么可能归于他一个人,为了抵御土匪,村里死了三十多人,这些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这些村民的家里得不到钱财粮食的支撑,老弱妇孺根本活不下去,再说了,这么多的钱财物资,耆老和里正肯定也眼红,想着从中捞取一些。

    “耆老大人,里正大人,土匪老巢的钱财粮食,我是专门送来的,听候你们的处置。”

    里正也对着裴常昊竖起了大拇指,语气亲切的开口了。

    “好,好,深明大义,常昊真的不错。”

    裴常昊很清醒,至少目前一段时间,他还要在村子里生活,得罪耆老和里正不行,利益共享,见者有份,面对这些钱财,耆老和里正肯定会伸手,自己无法阻止,何不顺水推舟,拉近与耆老和里正的关系呢。

    “耆老大人,里正大人,我此次带回来的物资,大致清理了一下,其中有白银一百五十两,铜钱十五贯,白米五十袋,白面五十袋,青稞面一百袋。”

    “我觉得,为了抵御土匪,三十五个村民死了,他们的家人一定要得到补偿,这样村里今后遭遇到危险,才会有人愿意出来扛着。”

    “至于如何补偿,还请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来决断。”

    耆老和里正瞬间瞪大了眼睛。

    耆老一下子站起身来,再次对着裴常昊竖起大拇指。

    “好,好,常昊真的是明白事理,我们村里能够有这样的人才,真的是大大的幸事,里正,你我一定要向县衙推荐,你说是不是。”

    里正用力的点头。

    “是啊是啊,耆老说得是,我们一定要向县衙推荐。”

    耆老和里正早就算好了,三十五个村民,每家给予一袋白米、一袋白面,加上两袋青稞面,至于说银子和铜钱,就没有必要分下去了。

    “耆老,常昊这一次的功劳最大,要不是他,整个村子都麻烦了,我看这样吧,奖赏十两白银,十袋白米,十袋白面,二十袋青稞面,你看如何。”

    耆老用力的点头,表示同意。

    给予裴常昊的物资看上去很多,可算下来,耆老和里正得到的财富还是最多的,银子他们不会分下去,至于说粮食,看着太显眼,索性分下去,也显得两人体恤村民。

    酒宴备好了。

    吃饭的时候,裴常昊没有以功臣自居,他表现的极为谦逊,不断的给耆老和里正敬酒,将剿灭土匪的大部分功劳,都归于耆老和里正的名下。

    剿灭土匪的事情,如果报到县衙去,也会有部分的赏赐,但不一定很多,县衙还有可能找到这样那样的缘由,将土匪的所有物资都充公,包括骏马等等,所以里正和耆老是绝不会将此事禀报给县衙的。

    至于说推荐的事宜,那也是里正和耆老随口说说,两人在集镇和村子里虽然是威风赫赫,可到了县衙什么都不是,看见县衙的吏员,也要低着头赔笑,以两人在县里的地位,想要给县令大人举荐人才,那是天大的笑话。

    裴常昊很清醒,今后究竟怎么办,找寻什么样的出路,他没有想好,关键是他对这个穿越过来的世界还不是特别熟悉,以前那个裴常昊,留下的思维太少了,零零碎碎的,不成系统,裴常昊从中难以获取到足够有用的东西。

    酒饱饭足,里正早就安排人手,将裴常昊应该得到的钱财物资留在了马车上面。

    这辆马车,里正和耆老都有些眼红,但他们绝不会要,这毕竟是裴常昊带回来的,而且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两人要是据为己有了,背后肯定有人说闲话,两人可以不在乎村里人的看法,但他们需要注意裴常昊的态度,如果因为一辆马车得罪裴常昊,那就不划算了。

    上次缴获的六匹骏马,耆老和里正每人得到两匹,剩下的苏春华一匹、黑蛋一匹。

    这样算起来,此次剿灭土匪,耆老和里正获取到了最大的好处。

    耆老和里正走出屋子,看着裴常昊左手牵着河曲马,右手拉着马车,朝着村子的东面而去,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亲切的笑容。

    裴常昊的背影消失之后,耆老的脸色瞬间变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里正,没有想到,这个裴常昊这么厉害,以前也就知道他有学识,还有两人陪着到村里来,肯定是来避难的,可惜啊,那两人都去世了,我记得这个裴常昊,性格有些内向,做事情有些偏激,也没有看见他有多大的本事啊。”

    里正点点头,摸了摸山羊胡子。

    “耆老,您说的是,我听苏春华说过裴常昊,的确不怎么样,喜欢认死理,半个多月前进入大漠,还是因为与苏春华打赌,差点送命了,还是村民找到后抬回来的。”

    里正还没有说完,耆老的眼睛忽的一下子瞪大了。

    “等等,我要是记得不错,裴常昊从大漠回来之后,不过三天的时间,就领着村民打败了土匪,难道说他在大漠里面有遇到了神仙吗。”

    里正也瞪大了眼睛。

    “耆老,要不是您的提醒,我还真的想不到这件事情啊,裴常昊的运气真的那么好,在大漠里面遇到了神仙吗。”

    耆老和里正同时沉默了,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裴常昊真的在大漠里面遇见神仙,长本事了,很有可能威胁到他们在集镇和村里的统治力。

    过了好一会,耆老才慢悠悠的开口。

    “里正,你的侄子苏春华,和裴常昊的关系好像不错,我觉得,你可以让苏春华探一探裴常昊的口风,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想法。。。”

    里正扭头看了看耆老,点点头开口了。

    “耆老,您说的是,其实我觉得,集镇和村里的诸多事情,您可以试探裴常昊的想法,看看他是不是想插手集镇和村里的事情,必要的时候,也试着听听他的建议。。。”

    耆老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集镇和村里的大小事宜,都是他和里正处理的,不可能让其他人来染指,裴常昊本就不是河洛村的人,更不能够插手集镇和村里的任何事情。

    如果裴常昊在大漠深处真的遇到了神仙,长本事了,两人压是压不住的,只能是想到其他的办法,逼迫裴常昊主动离开村子。

    也许只有这样做,才能够让集镇与河洛村安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