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六章?? 老巢
    裴常昊朝着倒下的村民跑过去,他要看一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同时他也要认真检查一下,那些倒在地上的土匪,是不是真的死了。

    果然,倒在地上的土匪,其中一人还有微弱的呼吸,裴常昊没有丝毫的犹豫,举起手中的钢刀,划过了他的脖子,那一道道喷溅的鲜血,溅到了他的胸口和衣服上面。

    倒在地上的村民,没有谁动弹,他们的模样更惨,很多人都是缺胳膊少腿,还有几个脑袋都被砍下来了。

    三十多人出来,活着的就是裴常昊、苏春华和黑蛋,包括那三个少年,也加入战团,被土匪杀掉了。

    眼睛里面出现了雾气,裴常昊的内心再次被触动。

    “小、小子。。。”

    微弱的声音传来,裴常昊猛地扭头,看到了倒在不远处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面如白纸,嘴角还在冒出血泡。

    裴常昊冲过去,蹲下身子,小心的抱着老人的肩膀。

    如果不是老人奋力的呼喊,让所有村民拼死抵抗,倒在地上的也许就是他裴常昊了。

    鲜血顺着老人的胸脯流下来,一个血糊糊的洞口出现在眼前。。。

    “老伯,您不要说话,我马上给您包扎伤口。”

    老人微微摇头,看着裴常昊,双目无神。

    “小子,我撑着一口气,就是等你,你救了我们村子,你是天大的好人。”

    裴常昊面颊发热,努力用右手堵住老人胸前流血的洞口。

    “老伯,您不要说了,苏春华,黑蛋,快扯一些布巾来。”

    老人的右手艰难的捏住裴常昊的胳膊。

    “三十年前,村子里也遭难了,那一次,土匪来了,全村的人都被杀了,我跟着村里的人在大漠狩猎,躲过了,这一次,你保住了村庄,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你的。”

    老人的脸上闪现一丝红晕,右手瞬间松开了。

    裴常昊抱紧了老人的身体,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他的身后,苏春华和黑蛋默默的站立,低着头。

    几分钟之后,裴常昊抬头,看向了苏春华和黑蛋。

    “苏春华,黑蛋,你们回到村里去叫人,土匪的尸首摆放到一起,埋了吧,人死入土为安。”

    裴常昊的声音有些哽咽。

    那些死去的村民,家里人都会将其埋葬的,他不需要多说。

    苏春华和黑蛋默默点头,转身离开了。

    被捆绑的土匪大口的吸气,脸憋得通红,应该是绳索绑的太紧,阻止了血液循环。

    裴常昊不在乎,他本来就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土匪。

    “说吧,你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

    土匪惊恐的点头后开口。

    “往、往北五里地,接、接着往西五里地,有、有一片小树林,就、就在那里。”

    “这一路上,你们做了什么标记。”

    土匪瞪大眼睛,看了看裴常昊,脸上露出恐怖的神情。

    “石、石块,红色的石块,跟着红色的石块就、就可以找到。。。”

    “你们所有人都来了吗。”

    “十、十个人都、都来了,你、你不要杀我,我、我带你去。。。”

    土匪还没有说完,裴常昊手中的钢刀就划过他的喉咙。。。

    。。。

    裴常昊、苏春华和黑蛋都很饿,却没有丝毫的食欲。

    苏春华从胸前掏出了三个白面烙饼,小心的放在了石板上面。

    裴常昊伸手拿了一个烙饼,递到嘴边,大大的咬下一口,拼命的咀嚼。

    “吃,你们都必须吃,要活下去就要吃烙饼,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吃烙饼,快点。”

    五分钟之后,一个烙饼终于下肚了。

    裴常昊抬头看了看日头,略微思索了一下开口了。

    “苏春华,黑蛋,我骑马到四周去看看,你们马上回到村子里去报信,让村里的人帮忙,掩埋这些土匪,三匹死去的骏马,剥皮之后马肉分给死去村民的家人,参与埋葬的村民也可以分一些,其余六匹骏马集中起来,等待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来处置。”

    “报官就没有必要了,他们只是大漠里面的土匪,如果我们报官,兴许官府还会到村里来找麻烦。”

    “从土匪身上搜出来的钱财,不必声张,这些全部都要分给死去村民的家人。”

    裴常昊手刃匪首,不眨眼的杀死了数个土匪,这一幕刻在苏春华和黑蛋的脑海里面,此时此刻,不管裴常昊说什么,他们都是点头应承,老老实实去做,绝不会反对。

    。。。

    六个烙饼,两壶驼奶,两壶清水,四只火把,足够维持三整天的时间了。

    裴常昊选择了匪首骑乘的那匹骏马。

    这是一头棕黑色的河曲马,个头比其他土匪骑乘的蒙古马明显高一些。

    刚刚作战的过程之中,这匹河曲马的表现非常优秀,帮助匪首逃过了两次的劫难。

    上马的时候,裴常昊摸了摸河曲马的脸颊,河曲马没有甩开。

    红色的石块很好辨认,只是每个石块的距离颇远,一般都在百米以上,如果不清楚方位,光是找寻这些石块,就要耗费极大的精力。

    马背上的裴常昊,一直在紧张的思索,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如果不能够找到土匪的老巢,太不划算,可巨大的危险也存在,土匪是不是全部都来了,被他斩杀的那个土匪是不是说了真话,如果老巢还有等待的土匪,他就是自投罗网。

    老人的话语,让裴常昊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土匪的老巢,他曾经许下承诺,参与抵御土匪的村民能够得到钱财和粮食,如果能够在土匪的老巢里面发现一些钱财,至少可以给村民家人些许补偿。

    顺着红色的石块飞驰,河曲马没有丝毫停顿,这让裴常昊猛地拍了一下脑袋,老马识途,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就忘记了。

    远远看见小树林的时候,裴常昊拉住了缰绳,河曲马甩了甩头,停下来了。

    下马之后,裴常昊拉住缰绳,瞪大双眼,看着远方的小树林。

    骑马仅仅用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就抵达目的地,说明大漠中的小树林距离村庄不是很远,土匪如果想要袭击村庄,是很简单的事情,也许河洛村太穷,土匪百无聊赖才前去袭击。

    一个时辰过去了,小树林周遭没有任何的动静。

    裴常昊站起身,活动一下筋骨,略微的思索了一会,再一次的坐下。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小树林周遭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裴常昊已经吃下了一个烙饼,喝下不少的驼奶。

    吃饱喝足,该行动了,两个多时辰时间过去,天色有些暗了,小树林周遭没有任何的动静,继续等待下去,怕也没有什么结果。

    长长吐了一口气,裴常昊终于下定决心,飞身上马,朝着小树林的方向飞驰而去。

    河曲马在小树林南面的石壁前面停下了。

    裴常昊下马,看见石壁前面堆放的一蓬枯草,扒开这些枯草,一条小路出现在眼前。

    拉着马进入小树林的时候,裴常昊没有忘记将枯草继续堆放在路口。

    左手拉着缰绳,右手紧紧的握着钢刀,裴常昊的精神高度集中,如果遇见一个或者两个土匪,他能够应对,可如果遇见大股土匪,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顺着小路走了近二十米,因为高度的紧张,裴常昊全身都湿透了。

    终于,一小块平地和四间木屋出现在眼前。

    裴常昊有些恍惚,从外面看不过是一片小树林,想不到里面的空间如此之大。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裴常昊躲在大树后面,静静站立了十分钟的时间,死死的盯着四间木屋。

    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四周黑漆漆的,看不见任何的光亮,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入夜之后,如果屋内有人,肯定会点上火把。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裴常昊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样子土匪真的全部出动了,没有留下断后之人,这也难怪,在土匪看来,抢劫一个穷的掉渣的小村落,哪里存在什么危险。

    放松下来的裴常昊,大口的喘气,身体近乎虚脱,白天厮杀的血腥场景出现在脑海里面,源于高度的紧张,他才支撑到现在,饶是穿越之前有着特殊的经历,习惯了紧张的对峙,此刻的他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大口的干呕,大口的吸气,裴常昊不得不尽力调整自身的呼吸。

    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裴常昊不敢躺下,野外生存的经验告诉他,地上也许有致命的昆虫,或者是毒蛇,被它们咬上一口,神仙也救不了。

    忍受着胃部的痉挛,裴常昊迅速点燃了火把,慢慢朝着木屋挪去。

    周遭还是非常安静,一阵阵的微风吹过,树叶哗啦啦的响。

    小路上的石块,好几次让裴常昊的身体趔趄,要不是拉着缰绳,依托河曲马稳定身体,他恐怕摔了好几个跟头。

    终于靠近了木屋,前方有马桩,缰绳系在马桩上面之后,裴常昊一屁股坐在石块上面,火把插在了地上。

    脸色微红的裴常昊,还是有一些期盼的,期盼能够在土匪的老巢发现尽量多的钱财和物资,那样村民才不至于白白的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