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四章?? 拼命
    天边,火红的太阳露头了,给人暖暖的感觉。

    十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土匪,出现在视线里面。

    带着匪气和杀气的土匪,分成了两排,每排五个人,处于前排中间的土匪,拉住了缰绳,朝着裴常昊的方向看来,其余的土匪,则看着这名土匪。

    裴常昊迅速做出判断,前排中间的土匪,就是匪首。

    距离太远,裴常昊看不清楚土匪的面容,但他能够感受到土匪的杀气和不屑。

    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流下,裴常昊没有抬手擦去,他瞪大眼睛,努力看着前方的土匪。

    手在剧烈的颤抖,甚至都抓不稳身边的锄头。

    用力顿了顿脚,稳定自身的情绪,裴常昊很清楚,生死一刻已经到来了。

    土匪没有马上发起进攻,双方开始对峙,所不同的是,土匪有十人十马,村头站立的仅仅是裴常昊一个人,土匪的手中举着亮晃晃的钢刀,裴常昊手中握着的是锄头,这样对比起来,不管是力量还是气势,都完全不对等。

    孤注一掷的裴常昊,逐渐的安静下来,情绪也变得平稳。

    狩猎的时候,占据绝对优势的一方,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之下,会展现出来玩弄或者戏弄猎物的姿态,他们不会马上杀死和擒获猎物,而是采用放生与追逐方法,最大限度击垮和羞辱猎物,以展现出来他们的自信与狂妄。

    对面的土匪就是如此,他们或许觉得,站在村口的裴常昊,已经吓傻了,一个人几乎赤手空拳对付他们,这就是找死。

    裴常昊同样担心,埋伏在道路两边的村民,是不是能够坚持住,有没有可能被土匪吓傻。

    用力将锄头插在地上,裴常昊捏紧拳头,举起了右臂,亮给了前方的土匪,他要激怒土匪,让土匪尽早发起进攻。

    果然,前排中间的匪首动了,他嘴里发出嚯嚯的声音,举起了手中亮晃晃的钢刀,其余的土匪,嘴里也跟着发出嚯嚯的声音。

    前排左右两边两个土匪,拉动缰绳,朝着村头的方向冲锋而来。。。

    裴常昊的瞳孔瞬间收缩,他万万想不到,土匪没有全数的发起冲锋,仅仅派了两个人前来进攻,也许是匪首觉得,对付他这样一个赤手空拳之人,没有必要全线出击。

    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如果这两名土匪探查出来所有的埋伏,昨晚的部署就要暴露,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村民与土匪面对面直接厮杀,正常情况下,村民不可能打得过土匪,结局用屁股都能够想出来。

    就算是这两名土匪中了埋伏丧命了,村民照样敌不过剩下的八个土匪。

    没有时间调整,也没有时间犹豫,拼命的稳住思绪,克服了转身逃走的想法和冲动,裴常昊举起手中的锄头,义无反顾,朝着前方冲过去,这是一种本能,也是孤注一掷的决定。

    凭着裴常昊的功夫,如果能够击退两个发起冲锋的土匪,那么匪首与其他的土匪,肯定是全数出动,到了那个时候,村民就可以全面发起进攻了。

    正在骑马奔驰的两名土匪,拉住了缰绳,他们看着跑过来的裴常昊,略微楞了一下,紧接着就抬头哈哈大笑了,他们身后的匪首和土匪没有动,也悉数哈哈大笑。

    也许此刻的裴常昊,在他们的眼里,就是疯子,被吓得不要命的疯子。

    裴常昊拼命咬牙,虎目圆瞪,快速往前冲。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虽然两个土匪全部都骑马,但裴常昊一点都不畏惧,只要他这次看上去不怕死、主动的进攻,能够击退甚至斩杀两个土匪,那一切都值了,土匪的轻敌,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手中的锄头高高的举起来,裴常昊的目标是右边的土匪。

    右边的土匪身材魁梧,一脸络腮胡子,脸上带着哂笑的神情,他仅仅是举起手中的钢刀、压根没有准备冲上前去。

    左边的土匪头发蓬乱,清瘦,脸上虽然也带着哂笑的神情,但谨慎很多,他手中捏着钢刀,慢慢靠过来,神情也渐渐严肃了。

    “杀。。。”

    快如闪电的裴常昊,从两匹骏马的中间穿过去了,扬起的锄头出现了虚幻的影子,那是因为进攻的速度太快了。。。

    这是极限之下的发挥。

    锄头对着右边马背上的土匪横扫过去,如果能够击中,则土匪的胸部将要遭受重创,跌落马背之后,基本没有活命的希望。

    耳边响起了猎猎的风声,那是钢刀挥舞过来的余波。

    裴常昊的身影早就从两匹骏马中间穿过去,他的双手捏着锄头的把手,以最大的力量挥舞锄头,他的身体则是呈极限往右边倾斜,力求彻底躲开左边挥舞过来的钢刀。

    马背上一脸络腮胡子的土匪,本能的想着躲开,他手中的钢刀没有对着挥舞过来的锄头而去,而是对准了裴常昊挥舞过去,他的目的很明确,击杀裴常昊。

    可惜裴常昊的速度太快了,不仅避开了他挥舞出来的钢刀,也避开了左边头发蓬乱的土匪挥舞过来的钢刀。

    这就是裴常昊聪明的地方,他选择从两匹骏马的中间发起进攻,马背上的两个土匪抵御的时候有所顾忌,动作幅度不能够太大,免得相互撞击。

    “怦。。。”

    沉闷的撞击声音,与短促的惨叫声同时出现,一脸络腮胡子土匪的身影晃动了一下,一缕鲜血从嘴里喷溅出来,他右手依旧捏着钢刀,左手握住缰绳,他瞪大眼睛,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试图扭头找到刚才进攻的那个年轻人。

    可惜他看不见了,胸前出现一个血肉模糊的凹槽,鲜血不断从凹槽流出来,他的身体颤抖了两下,嘴里开始大口喷出鲜血,他松开握住缰绳的左手,试图捂住胸前的凹槽,仅仅几秒钟时间过去,他无法坚持,跌落马背,重重摔在地上,掀起一片的尘土。

    跌落地上的土匪挣扎了几下子后,不再动弹。。。

    剩下的那个头发蓬乱的土匪,脸色煞白,捏紧钢刀,忙不迭的扭转马头,找寻已经到身后的年轻人。

    一切都太快了。

    这一刻,空气几乎要凝固了。

    没有参与进攻的土匪全部都愣住了,包括匪首,他们不敢相信刚刚出现在眼前的一幕,一个举着锄头、拼命往前冲的年轻人,居然斩杀了他们一名骑马进攻的兄弟。

    这个年轻人的动作干脆,目标准确,速度奇快,力度更是大的惊人,能够依靠锄头在人的胸前撞击出来一个凹槽,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匪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身上的戾气也完全展现出来了。

    “弟兄们,杀了他,屠了整个村子。。。”

    匪首举起了手中的钢刀,怒吼着往前冲锋了,其余的土匪,也跟随往前冲锋,他们冲锋的阵型也发生了变化和调整,第一排和第二排全部都变成了四个人。

    或许这个时候,匪首懊恼了,为自己的轻敌懊恼。

    裴常昊早就动了,他依旧高高举着手中的锄头,对着头发蓬乱的土匪而去,这一次,他没有想着斩杀这个头发蓬莱的土匪,人家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击杀没有那么简单了。

    裴常昊的目标,是掉落在地上的钢刀,以及还在原地的骏马。

    有了骏马和钢刀,裴常昊能够发挥最大的能力杀土匪,还能够自保。

    至于说身后开始发起进攻的匪首和土匪,那不是裴常昊能够抵御的。

    不管怎么说,裴常昊的目的已经达到,土匪全线发起冲击了。

    。。。

    “土匪杀过来了,要杀人了,快跑啊。。。”

    “妈呀,等等我,我不想死。。。”

    “跑,快跑,土匪杀过来就没命了。。。”

    清脆的马蹄声和杀气,让道路两旁土堆下面埋伏的村民炸锅了,他们纷纷站起身来,不要命朝着村头的方向跑过去。

    全线开始进攻的匪首和土匪愣住了,头发蓬乱的土匪也愣住了。

    裴常昊的心被狠狠的剜了一下,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么关键的时刻,埋伏的村民居然害怕了,土匪刚刚发起进攻,他们就放弃了抵御,想着要逃命。

    这样的做法,哪里能够逃命,只有被全部斩杀的结局。

    一丝绝望的情绪瞬间冒出来,所有的部署全部完蛋了。

    裴常昊已经管不到那么多了,趁着诸多土匪愣神的时候,他捡起了地上的钢刀,飞身上马,打马到村头,尔后扭转马头,看向道路两边诸多蜂拥而来的村民。

    “大家伙不要乱,不要跑,用手里的弹弓和锄头对付土匪。。。”

    没有人听从裴常昊的命令,本能的恐惧让他们不要命的往村头的方向跑去,唯恐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啊。。。”

    惨叫声再次出现,一缕鲜血喷溅出来,在空旷的村头特别显眼。

    匪首的钢刀砍下去,一个村民的胳膊被直接砍飞,身体被战马撞出去老远。

    好几个逃命的村民,倒在了土匪亮晃晃的钢刀之下。。。

    村民怎么可能跑得过战马,转眼间,十多人惨叫着倒下了。

    裴常昊的眼睛红了,如果村民继续朝着村头跑过来,结局就是全部被无情斩杀。

    “妈的,王八蛋,冲着我来啊。。。”

    裴常昊对着不远处的匪首开口怒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