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 > 第二章?? 活下去
    “老伯,您说的不错,假如土匪真的来了呢,所以我们需要准备啊,不让人家一刀一个干掉,如果我们准备好了,打败了土匪,那就不一样呢。。。”

    说到这里,裴常昊故意停顿了一下。

    一束思绪闪现脑海,决定军队战斗能力和素质主要依靠军魂和信仰,包括军纪军规,短时间激发军队的斗志,则是依靠丰厚的赏赐,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对于无知无畏的人,唯有用利益来引诱他们,才能最大限度的激发斗志。

    “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说了,如果斩杀一个土匪,报到官府去了,可以得到十两银子,还有,斩杀一个土匪,我们就能够得到他骑乘的骏马,骏马拿到集市去交易,可以得到五十两银子。。。”

    众人略微的安静下来,看着裴常昊,没有开口说话。

    裴常昊迟疑了一下,突然想起来,村民对于银子没有太多的概念,他们见到的就是铜钱,一辈子都不大可能看见银子。

    黄金和白银大都是商贾进行大规模交易使用的,寻常百姓买卖物资都是使用铜钱。

    还是要算细账,形象直观的算账,最好的对比物就是粮食。

    “大家伙手里的青稞面,一石需要八百个铜板,也就是八钱银子。”

    “我们杀死一个土匪,缴获了他的骏马,就可以得六十两银子,这六十两银子,足够我们买到到八十五石青稞面。。。”

    四周非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村里的大部分农户,就算是丰收的季节,家中能够有数十斤青稞面就算是很不错了,八十五石青稞面,就是六十亩左右良田的青稞面产量,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裴宗睿意犹未尽,继续给大家伙算账。

    “有了六十两的银子,我们还可以购买白米白面,可以吃肉喝酒,可以娶婆娘,如果杀死更多的土匪,缴获更多的战马,我们还可以买下土地,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沉重的呼吸声出现,过上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是每个村民的梦想,甚至做梦都不敢想,现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了,谁不动心是假的。

    “大家伙说,我们是不是要拼命的斩杀土匪啊。。。”

    死一般的寂静出现,没有谁开口说话,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忽然,声音冒出来了。

    “常昊小兄弟,你快说怎么干,我们都听你的。。。”

    “对,我们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豁出去了,和土匪拼了。。。”

    情绪被调动起来,所有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攥紧拳头,看这架势,生怕土匪不来。

    裴常昊微微一笑,不疾不徐的开口了。

    “我和大家伙一样,也想过上好日子,不过,大家伙必须听我的命令。。。”

    “常昊小兄弟,我们都听你的。。。”

    裴常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既然大家伙听我的,丑话我就说在前面了,土匪来了,厮杀开始后,如果有人害怕,临阵脱逃,那我们得到的钱财,他就没份,如果有人投降土匪,转头来对付我们,那他就是土匪,如果有人在拼杀中身亡,我们得到的钱财,必须分给他的家人一份。”

    “刚刚老伯也说了,土匪骑着高头大马,手里握着钢刀,很难对付,这是真的,与其等着人家一刀一个杀死我们,莫如我们横下一条心和他们拼命,最多就是一条命,大家伙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怕的。。。”

    “富贵险中求,我们只要斩杀了土匪,就一定能够过上好日子。。。”

    裴常昊的话语不疾不徐,好似一套组合拳,搅得众人热血沸腾,脑子里面想到的、眼睛里面看到的,全部都是荣华富贵,早就忘记什么是危险。

    苏春华瞪大眼睛,慢慢走过来,不自觉的站在队伍最前面。

    看着从容不迫的裴常昊,他的脸上带着惊诧和迷惑,在他印象里面,裴常昊虽然有一身的功夫,有一些学识,但性格内向,做事情偏激,认死理,现在怎么突然改变了,能说会道,而且展现出来了不一般的气质。

    裴常昊没有关注苏春华。

    “你们中间,在大漠狩猎过的举手。。。”

    除开四个少年,其余人几乎都举起了手。

    裴常昊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可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很好,既然你们都在大漠之中狩猎过,也就知道怎么埋伏了,从村头往北两百米的距离之内,道路的左右两边各埋伏十五到十六个人,所有埋伏之人,用枯树枝和枯草覆盖,不能够让土匪看出来。”

    “每个人都准备好狩猎用的弹弓,我们可以弹弓收拾土匪。”

    “太阳快要落山了,大家伙歇息半个时辰的时间,吃饱喝足,做好一切的准备。”

    。。。

    裴常昊说的非常详细,他不得不这样做,虽然当下三十来人的斗志很高,可真正的厮杀来临的时候,情况肯定不乐观,从来都没有杀过人的村民,见到了鲜血是什么样的反应,谁也不知道。

    做最充足的准备,做最坏的打算,这是裴常昊做事情的风格。

    。。。

    裴常昊的面前站着一个少年,十二岁的年级,众人都叫他黑蛋。

    “黑蛋,你马上回村里去,到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家看看,看看他们的家人还在不在,门是不是锁上了,如果门锁上了,家里没人了,马上来禀报,如果家里还有人,也要来禀报。”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要让村子里的任何人发现你。”

    裴常昊也不知道土匪会不会到村里来,不过有一个判断是最简单的,如果村里的耆老和里正察觉到危险,一定会暂时避开,家人也会跟随躲起来。

    。。。

    仅仅一个时辰,黑蛋就回来了。

    来到裴常昊面前的时候,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黑蛋开口了。

    “昊哥,耆老大人和里正大人的家里、家里都没人了,门也锁上了,我、我本来还想着爬进去看看,怕别人发现,就没有这么做。。。”

    裴常昊点点头,内心有了定夺,耆老和里正的家人全部都离开村子,这说明土匪进村的可能性非常大,所有人必须做好抵御土匪的准备。

    裴常昊的内心没有愤怒,这个世界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耆老和里正让集镇和村里的人到村头去抵御土匪,让村民去送死,自己却偷偷的溜掉,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可人家就是这样做了,乱世人命如草芥,死人是无法说理的,弱势的村民也无法说理。

    。。。

    看着面前包括黑蛋在内的四个少年,裴常昊暗暗叹气。

    大敌当前,每个人都要拼尽全力,这样才有活下去的机会,所谓慈不掌兵,换做平时,裴常昊是绝不会让十一二岁的少年出去拼命。

    “这里有四副弹弓,每个弹弓十枚石子,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够用,你们好好拿着。”

    “你们的任务是侦查,从现在开始,你们四个人换班侦查,每一班一个人,今晚轮流睡觉,村北面有一棵大树,你们爬到大树上面,侦查北面的动静,如果听到了马蹄声,或者是有飞鸟叫唤,马上前来报告。”

    “大树距离村口有两百米的距离,你们一定要机灵,如果发现动静,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都要告诉我。”

    “黑蛋,他们三人听你的指挥。”

    黑蛋的脸憋得通红,得到裴常昊的信任,成为小小的头目,他怎么都不会想到。

    裴常昊在赌博,赌土匪不可能夜间发起对集镇和村庄的进攻。

    这是基于常识,土匪主要是依靠劫掠集镇村庄和商队获得钱财,如果夜间发起进攻,他们需要手持火把,这样很容易暴露自身的踪迹,引起对方的警觉,导致行动失败。

    土匪人数一般都不是很多,十来人就算是庞大的队伍了,那些动辄数百人的队伍,要么与官府有勾结,亦匪亦兵,性质完全不一样,要么就是多股土匪临时联合起来,内部有大大小小太多首领,你不服我,我不服你,难以长久维持,最终崩盘。

    土匪首领大多粗俗,学识不高,依靠抢劫及时行乐,不可能有多长远的见识,说白了,土匪的首领大都就是活不下去的粗人,要么是犯事了逃命,要么就是豁出命想活下去,脑袋憋在裤腰带上面,今朝有酒今朝醉。

    也有特殊情况,某些遭遇算计不得志的读书人,或者是军中的军官军士,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成为了土匪头目。

    裴常昊只能期盼自己的运气好一些,不要遇见高智商的土匪了。

    稍稍歇息了一下,裴常昊朝着前方晃动的火把走去,村民正在吃东西。

    对于诸多的村民来说,他们都在大漠狩猎过,想要在大漠捕获猎物,伪装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狩猎与作战完全是两回事,对于村民来说,抵御土匪是第一次,而且是生死博弈。

    看见裴常昊走过来,几个正在吃青稞面村民,跺脚搓手傻笑,裴常昊的镇定与大将风度,留给这些村民深刻的印象,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将裴常昊当做真正的总指挥了。

    “大家伙早些休息,我们要养足精神。。。”

    (新书开始发布,依旧是历史文,唐朝末年及五代十国的穿越文,求收藏,求点击,求读者大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