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超神春野樱 > 第七十九章 说不清,道不明
    接到暗部汇报,得知了木叶后山那发生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以后,三代愣住,看了眼自己的右手。

    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是冷汗密布。

    三张起爆符,具备腐蚀效果的剧毒气体,哪怕是铁人都要跪。

    近距离爆炸,没有任何防备,他即便是侥幸没死,也势必会受重伤。

    “春野樱吗?”三代想了想,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在其中加上了这个名字,并画了个圈。

    以小樱这一次次的突出表现,尤其是智商,严谨,思维的缜密,都够资格让他保送,内定为中忍。

    另一边,并不知道这些的小樱,还在把玩着那两把没了刀柄的雷刀。

    “无属性的查克拉,注入后会自动转化为雷属性。”

    “而水属性的查克拉在注入后,会产生排斥反应,两者不相融。”

    经过几次尝试,得出这样结论的小樱,开始考虑起该如何处理的问题。

    利用雷刀,任何人都可以引发雷电,还不用结印,当然,前提是拥有查克拉,任何人不包括普通人在内。

    小李可以用,天天可以用,雏田也可以用,井野自然更是没问题。

    留着自己用?

    这玩意对小樱来说就是个鸡肋,查克拉没有多到能奢侈的去使用这种忍具的地步。

    卖给雏田?井野?俩女都不是战斗方面的高手,给她们,不得不说是个浪费啊。

    天天很有钱,同时对忍具是情有独钟,想来能卖个好价钱。

    “做人不能只着眼于当下,目光要放的长远。”小樱揉捏着眉心,陷入深思。

    的确,把雷刀卖给天天,能立马看到钱,还是一大笔钱,但也就是那样了,属于一锤子买卖。

    若是白送给别人,这份人情···

    “反正这雷刀只是村子暂时寄放在我这,早晚都有收回去的可能,不完全属于我,拿来送来,赚人情,稳赚不赔。”

    至于以后被村子要回去,那就和她没关系了呀。

    拿村子的东西,赚自己的人情,可以。

    打定主意,小樱马上去花店找井野,将一把雷刀放在她面前,又写了张纸条。

    “拿着这个去找佐助,他会跟你约会的,到时再将这把忍具送给他。”

    听小樱这么说,井野狐疑的拿起纸条,就见上面写着(死亡森林里的约定,不能反悔哦,小樱留)

    “死亡森林?约定?这什么呀?”井野疑惑。

    “一个游戏,我赢了,他欠我一个条件。”小樱笑道。

    “这样啊。”井野恍然,看着这纸条,还有雷刀,一时间兴趣缺缺。

    “怎么这种表情,可以和佐助约会哦,你不开心吗?”小樱纳闷。

    “呃,还好吧,稍微有点烦心事。”井野嘴角扯了扯,一抹牵强的笑容挂在脸上。

    小樱不明所以,井野却没有再说什么,将雷刀和纸条收下,表示会去找佐助的。

    等小樱与雏田离开后,井野翻出纸条,凝视了片刻,撕碎,扔进垃圾桶。

    “小樱,没有喜欢之人的你,不会懂,被喜欢的人安排去和其他人约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知道佐助是要跟随卡卡西去修行,晚了会赶不上,井野提前关门,带着雷刀去找,找到后,直接把雷刀递过去。

    “什么?”佐助冷淡脸,没有要接受的意思。

    “小樱没空,托我转交给你,说是什么厉害的忍具,我是不太懂啦,你要不要?”

    井野的话音未落,手里忽然感觉一轻,再看,却是雷刀已经不在,被佐助拿在手中。

    “这把刀是?”佐助皱眉,脑海里一下闪过黑锄雷牙的身影。

    再联想昨天小樱说的事,结合这刀,大致猜到小樱要对付的是谁以后,他心绪不宁。

    转念一想,小樱那么狡猾的一个人,又是在木叶,该担心的是黑锄雷牙才是。

    “谢谢,还有事吗?”佐助问。

    井野摇头。

    啪,房门被关上。

    就知道会这样的井野,一点也不意外的转身离开。

    “感情,勉强不来,勉强来的感情,也不会幸福。”

    心态摆正,跳出圈子,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去看待,井野已然认识到,佐助志不在此,对周围的人事物,都很冷淡。

    “话说,能让这么冷淡的佐助喜欢上,小樱到底好在哪里啊?”

    井野捂脸,回答不上来,因为就连她自己,也深陷其中,只能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喜欢对方,那么缺点也能是优点,讨厌对方,优点也会变成缺点。

    与此同时,小樱也给了雏田一张纸条,鼓励她去约鸣人。

    雏田羞红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小樱耐心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她开口。

    “可,可以等,下次吗?我,现在还没准,备好,等我准备好,以后再,去。”

    “当然可以,这是一辈子的大事,肯定要你自己做主才是,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小樱笑道。

    雏田小声道谢,不知怎的,眼眶竟微微湿润起来。

    “怎么了?那个,我做什么让你难受的事了吗?”小樱糊涂道。

    雏田摇头,低头对手指:“不,只是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爱护过我,那个,感动的。”

    “谁说没有,你父母就肯定是爱护你的,还有你的妹妹,绝对是爱着你,我的话,很大程度是因为钱啦。”小樱道。

    “父亲很严厉,严肃,我很少见他笑过,花火她单纯是一种依赖。”雏田摇头:“那个,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是那个。”

    “我懂,就像是姐姐疼爱妹妹一样,对吧?”小樱笑道。

    雏田先点头,后摇头:“不,不是,我形容不上来,像是母亲,又和母亲不太一样。”

    “被你整糊涂了我。”小樱笑哭,看一眼手表,随口道:“算了,想不通的问题,不用浪费时间去想,顺其自然,我要去找卡卡西老师,在这里分开吧,明天见。”

    目送小樱纵身跃上房顶,很快没了踪影,雏田发着呆。

    别说小樱了,她自己也很糊涂。

    查克拉有心连心的力量,并且女生的第六感,一般都很准。

    和小樱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又是为了得到鸣人的青睐,瞩目,有意的模仿,观察小樱。

    雏田若有若无的感觉到,小樱对她的爱护,不是寻常朋友,闺蜜可比,更不是所谓的钱。

    而是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