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盛宠天嫡 > 第144章 及笄礼(二)
    临近午时,护国公府陆陆续续来了许多的宾客,几乎将前院挤了个满当。

    倒不是这些人有多想来参加顾嫣然的及笄礼,毕竟她的名声摆在那里。

    可谁让办这场及笄礼的是护国公府呢?

    谁又让这场及笄礼的证礼人是君太后呢?

    正午时分,主院庭院里准备的数十张圆桌都坐上了宾客。

    最靠近证礼台的那一桌,坐着的则是刚到护国公府不久的君太后、宁贵妃、六皇子、八皇子,和死皮赖脸要跟着来的南宫念妖。

    有了君太后作为证礼人,这场及笄礼办得十分惹人艳羡。

    等到曲终人散,已是皎月高挂。

    顾嫣然换下了繁重的衣裙,拆下了累赘的头饰,拒绝了林婉芝的再三挽留,以一身轻衣离开了护国公府。

    不过马车刚走了没多远,就又停了下来。

    “嫡姑娘。”久安瞧了瞧马车的边门,低声道。“是二皇子。”

    话音落下没多久,马车的车帘便被从里一把掀开。

    顾嫣然保持着掀开垂帘的姿势,两只眼睛直直盯着南宫玄翊。“……”

    “噗嗤。”南宫玄翊笑出了声,走到顾嫣然面前,抬高了手。“今夜月色甚好,不知在下可有荣幸邀姑娘一同赏月?”

    “哼。”顾嫣然高傲地将手搭在他手心。“就给你这个薄面。”

    南宫玄翊笑容更甚。“三生有幸。”

    ###城北,护城河

    顾嫣然顶着有些微凉的轻风,站在护城河边上,心头阵阵发慌。

    她对水源的恐惧仍未减淡,更何况还是在夜色深沉的时候。

    南宫玄翊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弯身抓起她的手,抬脚便走。“跟我来。”

    顾嫣然乖顺的跟着南宫玄翊,一直到一个特定的位置。

    “……”顾嫣然望着眼前的姻缘神树发愣。

    “给。”南宫玄翊将拿着东西的手举到了顾嫣然面前。

    顾嫣然垂眼一眼。“……祈愿绳?”

    “许个愿吧。”南宫玄翊将祈愿绳放进顾嫣然手心。

    “……”顾嫣然望着手中横躺着的祈愿绳,久久不能回神,甚至在下一瞬就落了泪珠。

    前世他用九十九条祈愿绳,让她在姻缘树下许下一个生辰愿望。

    这段时日她,因为眼前这个南宫玄翊与前世的他毫无相似之处而苦恼。

    却总算,有了这么一丁点儿让她心存希冀的熟悉感了。

    南宫玄翊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嫣儿?这怎么就哭了呢?”

    “没事。”顾嫣然三两下用袖子擦掉了眼泪。“我很开心,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这根祈愿绳不是礼物。”南宫玄翊解释道。“我是让你用这跟祈愿绳许愿,实现你的这个愿望,才是我给你的礼物。”

    顾嫣然破涕为笑。“谁会在姻缘树下许生辰愿望啊?”

    “哦,是我没说清楚,我再补充一下。”南宫玄翊挑重点说道。“姻缘神树为见证,你用这根祈愿绳,对我许下你的生辰愿望。”

    顾嫣然顺着这话,直面南宫玄翊。“我许愿……”能伴你一生,陪你一世。

    顾嫣然说了‘我许愿’三个字之后就没声儿了,南宫玄翊以为她还没想到愿望,就这么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可谁知等到的就是她把祈愿绳交回到他的手中。

    “……是我耳背没听到?”南宫玄翊忍不住怀疑起自己。

    “你没耳背。”顾嫣然笑道。“我已经许完愿了,就等你实现我的生辰愿望了。”

    南宫玄翊薄唇一抿。“我没耳背,你却说你已经许完愿……这是让我盲猜?”

    “所以,考验二皇子您的时刻到了。”顾嫣然稍稍扬起头,看进他的眼底。“我许下的这个愿望,不仅仅是我的生辰愿望,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夙愿,你若能为我实现,我将此生无憾。”

    就这么的,南宫玄翊接下了一个令他怎么也摸不着头脑的‘究极任务’。

    待顾嫣然被态度强硬的南宫玄翊用轻功带到她院中,已是夜深人静的凌晨时分。

    “其实你不用送我进来的。”顾嫣然嘴上客套着,但眼底的笑意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南宫玄翊失笑。“歇着吧,我先回去了。”

    “好。”顾嫣然点着头,也不挽留。“路上黑灯瞎火的,你要注意安全。”

    当然不能挽留,这三更半夜的,显得她多不矜持?

    “我会的。”南宫玄翊应承着,随后飞身离开了院子。

    顾嫣然累了一天,本该早就困倦,可眼下却毫无睡意。

    心中五味杂陈的她,注定会拥有一个不眠之夜了。

    ……

    ……

    顾嫣然的一夜未眠,也就导致她第二天在榻上赖到了快午时才磨磨蹭蹭的起身。

    她现在觉得,自己提前跟老李头打招呼说会多休息两天是实实在在的明智之举。

    简单的吃了一顿午膳,顾嫣然就靠在屋里的贵妃椅上不肯动弹了。

    “对了,嫡姑娘。”正收拾屋子的顾七巧走到顾嫣然身边。“昨日午时左右,幽冥府那边送了个特别精致的小木盒过来,说是国师大人亲自给您准备的及笄礼,就放在书桌上,您要看看么?”

    顾嫣然提着精神坐了起来。“拿来看看。”

    她挺意外的,完全没想到远在边土的夜幽冥竟还惦记着她的生辰。

    “喏,就是这个。”顾七巧将小木盒交给顾嫣然,期待着道。“国师大人送出手的东西肯定值钱的很,您快打开看看。”

    就在顾七巧万分期待的眼神中,顾嫣然打开了木盒。

    呈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张折起来的纸条。

    “……”顾七巧喉间一哽,没说出话,然后不感兴趣的走了开来。

    顾嫣然倒是十分好奇,展开纸条一看。“……一言承诺?”

    是的,纸条上只写了‘一言承诺’四个字,再无其他。

    一张纸条,四个字儿,连墨水用了多少都想象的出来,这样的生辰礼物穷酸得有些不像话。

    可顾嫣然却认为,这份礼物是用多少金银财富都无法衡量的。

    夜幽冥送的这份礼物……有些过于沉重了。

    她受不起。

    也还不起。

    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