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 > 【131】花孔雀,你很横啊!
    秦寐语愣住了。

    虽然她和萧千夜那只花孔雀从小几乎每天都见面,可她们一见面,就像斗鸡似的掐架,一直都光顾着生气斗架,花孔雀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秦寐语倒记得不清楚了。

    关于萧千夜,她能清晰记得的也就是那一夜。

    桀骜的天之娇女倒在血泊之中,惨死在落花飞月之下那张满是惊恐和不敢置信的脸……

    惊诧之后,秦寐语的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她强迫自己看着,看着那个恣意骄傲,刁蛮任性,却只活了短短十几年,恍若烟花般的小姑娘。

    前尘往事涌上心头,一时间心潮起伏难平。

    如今一切重来,只希望她能安好。

    看着那个磕着瓜子蹲在楚卿芫身边说笑的萧千夜,秦寐语很肯定她如今很是安好。而她自己……

    嘶!

    刚刚太激动,抬头的动作幅度过大牵扯到了腰间的伤处,现在才察觉到疼得要命啊。

    缓缓地趴回去,尽管动作很慢,仍旧是很疼。待恢复到方才清醒时的姿势时,秦寐语已经疼出了一头的汗。

    不需要看,她都知道腰间的伤有多严重。

    先前拔尸毒已经够惨的了,后来以血为媒,化了符纸入骨……

    唉,还是别算了,没一件是经过脑子的。

    好在如今无人识得女魔头秦寐语,又有了清濯真人这个大靠山,估计可以安安静静地好好养伤。

    趴在枕头上胡思乱想了一会,脑袋昏昏沉沉,秦寐语陷入浅眠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萧千夜的出现,她的脑海中总是闪现自己在不恨苦地时的那段时光。

    那段回忆对秦寐语来说,并不是多么愉快的回忆,可相较于后来犹如丧家之犬般的生活,那段时光算是最安稳的。最起码不会夜里都不敢睡得安稳,不用伤得腿几乎断了还要自己爬到溪边,才不会让自己渴死……

    自己的生命应该终结在雪山之巅的那一跃,或许老天都看不下去她这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的短短十数年人生,给了她重来的机会,怜惜得没让她重生,没让她再把那些糟心的事重新经历一遍。

    毕竟这么苦逼的生活,一次就够够的了。

    脑袋终于自己回忆够了,疲累得不行,秦寐语打算沉沉睡去的时候,可她还是被吵醒了。

    蹑手蹑脚走路的声音,轻缓的呼吸声,衣衫摩挲的声音……

    这些被刻意放轻的声音无比的闹心,楚卿芫不会这么无聊,那就只有一个人会做这么孩子气的行为了,毕竟花孔雀现在的的确确是个孩子。

    当一只手探到她鼻子下面的时候,秦寐语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她倏地睁开眼睛,目光精准无比地看向来人。

    萧千夜对于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没有预想到,顿时被吓得噔噔后退好几步。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瞬间恼羞成怒,她一跺脚:“哼,我就知道你是装的!”

    “知道还吓成这样啊,”秦寐语把手背垫在脸下面,好整以暇地看着又气又恼满脸通红的小丫头,“是不是以为我死了?”

    萧千夜仰起小脸,小小的下巴倔强地抬起,一脸的傲慢:“你是谁?怎么会和清濯真人在一起?”

    看着她那欠揍的样,秦寐语心头涌起熟悉的感觉。

    这只花孔雀原来小时候就这么横啊。

    “我是谁,清濯真人没告诉你吗?”秦寐语掐着她的七寸,慢条斯理地说着,“也是啊,大人的事,是不需要和小孩子说的啊。”

    秦寐语很坏心地把小孩子三个字咬得很重。

    小孩都想长大,尤其是像萧千夜这样桀骜难训的小破孩。

    “你说谁小孩呢!”果然,萧千夜一点就炸,她上前一步,恶狠狠地盯着秦寐语,“我不管你是谁,我不许你和清濯真人在一起,更不许你回不恨苦地!”

    对于回不回不恨苦地,秦寐语如今没有多大的执着。

    回也行,不回也行。

    可人前不能输阵啊,尤其是欺负这只羽毛还没有长齐的花孔雀雏鸟,秦寐语很有兴趣。

    以大欺小,就是痛快。

    秦寐语看着气急败坏的萧千夜,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些你和我说没用啊,你要去和清濯真人说。”

    这些话萧千夜自然和楚卿芫说过了,很明显他没同意。

    闻言,萧千夜顿了顿,随即又无比蛮横地哼道:“我不管,我是不恨苦地的大小姐,我说不让你去,就是不让你去。你最好识相点!”

    看着萧千夜吃瘪又强撑着的纸老虎样子,秦寐语只想笑。

    欺负小孩儿玩,原来这么有趣。

    楚卿芫小时候太乖,乖到她都没有开发这个潜在的技能。萧千夜这种爱炸毛的,最是有趣。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太无聊了,怎么会和这只一点就炸的花孔雀吵得不亦乐乎呢……

    背上一凉,秦寐语的胡思乱想顿时戛然而止。

    萧千夜竟然直接动手,掀开了她盖在身上的被子,关键是被子下面的她上半身什么都没……没……穿……

    萧千夜,你大爷的!

    没想到萧千夜的震惊比秦寐语还要大,她看着秦寐语纤细的背,目瞪口呆地站着。

    与其说秦寐语背后那可怖的伤口吓到了她,不如说是秦寐语受惊之下微微抬起身,露出的……什么什么吓到了她。

    她的母亲早逝,不恨苦地除了负责饭食的婆婆,萧千夜几乎从没有和女性接触过。如今是亲眼目睹,她的脸一下子全都涨红了。

    萧千夜红着一双眼睛,死死咬着嘴唇,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你无耻……”

    似是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萧千夜抹着眼睛,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瞪着萧千夜那匆匆而去花团锦簇的身影,秦寐语一头雾水。

    被占便宜的人是我啊,姑奶奶你不顾重伤的我,趁我无力反抗的时候掀开了我的被子,还把我包括但不紧紧限于后背的地方都给看了,现在倒像是我调戏了你一般。

    我这是要到哪里说理去啊。

    你爹是掌门了不起啊,我还没爹呢!

    被子被掀开还掉在了地上,秦寐语看了看,没有动。

    她想知道以自己现在抬个头牵扯到伤口就疼得满头冷汗的德行,能不能进行起身,下榻,弯腰,捡起被子等这一系列极其简单的动作。

    也就只是想了想,秦寐语瞬间放过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