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锦绣医女: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 > 第0483章 又没其他人看见。(2)
    李玉玟马上柳眉倒竖,“不要,我才不要嫁给他,我们是假的成亲做做样子而已,过了这危险日子,我们就分开,我们说好了。”

    李兴茂摇摇头,“你呀你,你的脾气就不能改改?”

    “改什么?我的想法有错吗?我不喜欢他嘛!”李玉玟拉长着脸。

    “行行行,你自己做决定,我只是提个意见。”李兴茂知道这个妹妹脾气最倔强,也没打算说服她,他说这话,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见收回吧,我不听。”李玉玟将头扭过。

    裴慎言从前方走来了,兄妹俩一起停了这个话题,李玉玟端起茶杯,小口饮着润着嗓子。

    “大哥,玉玟,早饭好了,去吃饭吧。”裴慎言走进月洞门,来到院中,朝两人微笑道。

    “好,去吃早饭。”李兴茂弹了下袖子,站起身来。

    李玉玟放下茶杯,也站起身来。

    早饭桌摆在正堂里。

    吃饭的只有李兴茂和李玉玟,还有裴慎言。

    裴慎言的仆人们,会在厨房吃。

    周婶先吃过了,站在一旁给他们舀着热汤。

    李玉玟看着桌上的早饭菜点,发现全是她爱吃的。

    裴慎言悄悄去看她,只见她瞧着桌上的食物面露微笑,眼神闪着喜悦,裴慎言的唇角渐渐浮了抹笑容。

    .

    新婚的日子中,如果小两口亲密无间,那日子是过得飞快的,比如李玉竹和穆元修。

    两人总是想着办法,避开李兴安和李立行两个跟屁虫,藏起来过自己的二人世界。

    他们恨不得把一天掰成两天过。

    但对李玉玟来说,日子就煎熬了。

    她总不能在成亲第二天就赶工做针线活赚钱吧,也不能成亲第二天就跑到集市上看人买卖货物,这都不合适。

    见她无聊地从屋里走到屋外,又从屋外走进卧房里。

    裴慎言想了想,带着她来到他的书房,跟她说他的书房里有好玩的。

    “这是我从小时候开始收藏起来的书,有些还是孤本,有画册,有话本子,你喜欢看什么书随便拿。这里还有张琴,是我娘生前用过的,据说是张古琴,我不太懂琴,你来瞧瞧?”

    “……”

    “这是琵琶,是一位友人送我的,我的琵琶不精,只略懂一二,我最拿手的是吹笛子。最近身体不好,好久没吹笛子了,嗯,都落灰了。”

    “……”

    “这里有围棋,你想下棋的话,我陪你下棋,不过,我棋艺不精,你别嫌弃我慢就是。”“

    裴慎言指着自己屋里的器玩,一件件说与李玉玟听。

    李玉玟看着曾经熟悉的物品,眼神都亮了。

    她的琴技是京城一绝,也因为琴好,她从不抚劣等琴,这会拉低她的琴技。

    而一张上好的琴,要价是数百两,上千两的也有。但以她现在的能力,那只能想想,可买不起。

    至于她曾经爱看的话本子画册等,这些要靠时间去各个地方的书社去淘选。

    她每天做着针线活赚钱,哪有时间出门寻书?

    来了这处山村,她只看过三五本不太好看的话本子,有些是柴娥英带来的,有些是李玉竹从县城买来的。

    故事也不好看,只适合李景果果那么大的孩子看。

    但裴慎言的书房里,居然摆着一整个书架的话本子和画册,估摸着有一二百本了。

    让她惊喜的是,这些画本子大都是她没有看过的。

    按她看书的速度,薄册子三天看完一本,厚册子五天看完一本,这些书册能让她看二三年了。

    李玉玟眼都挑花了,不知先看哪本。

    她索性闭了眼睛,伸手在书架上摸,摸到哪本是哪本。

    却没料到,她抓到了裴慎言的手。

    李玉玟睁开眼,黑着脸打开他的手,“你就不能避开一点?”

    “你是忽然抓过来的,我如何避得开?”裴慎言看一眼自己的手,一脸无辜。

    李玉玟,“……”她气哼哼瞪他一眼,随意抓了两本书走开了。

    也因为太生气,李玉玟走得太快,在门槛那里绊了下脚,加上身上的斗篷太长大宽大,她的脚踩上斗篷一角,身子一歪,跌坐到地上去了。

    虽然冬天穿得多,但这下跌得太重,又正好磕在门槛上,疼得她忍不住哎哟一声。

    裴慎言吓了一大跳,飞快走去扶她。

    “我不要你扶。”李玉玟要气哭了,她这是倒的什么霉?

    “周婶在洗碗,翠丫去买东西去了,大哥说到外面走走,福生跟着大哥出门了,裴吉去坊正家送酒去了。这院里只有我和你,我不扶你,谁扶你?你不能一直坐着啊。”

    李玉玟,“……”裴慎言家的人怎么这么少?

    她在李家的时候,哪哪都看得到人,有时候还嫌人多太吵。

    这里可好,安静得叫人不自在。

    “我扶你起来吧,这会儿又没其他人看见。”裴慎言将手伸过去,抄起她两边的胳膊下,扶起她来。

    一直坐在地上也不是事儿,这会着凉的。

    再说这样子也不雅观。

    李玉玟想了想,就没有反对,由着他将自己扶起来。

    裴慎言的个子虽然瘦,但必竟是男子,块头个子比李玉玟要高一头。

    裴慎言半拖半扶着她走,并不费力。

    “扶你回卧房?”裴慎言问她。

    大约真摔疼了,李玉玟瘸着腿走路。

    “嗯。”别处也没地儿去啊,李玉玟心里叹气,好想回家啊。

    裴慎言像看出他的心事似的,又说道,“明天是咱们成亲的第三天,按着习俗,是三朝回门的日子,我一会儿去准备礼物,我们明早早些回村里去看望你父母。”

    这话李玉玟爱听。

    她推了下裴慎言,“到卧房了,你不必扶我了,你去准备礼物吧。”

    “还有几步到躺椅那里,不差这点时间准备。”裴慎言坚持着,将李玉玟扶到窗边的躺椅上躺下。

    怕她冷,他又取了羊毛毯子盖着她的腿,又将屋里的火盆生起来。

    李玉玟看着他忙前忙后,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就是抓了下手么,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是她占的便宜,又不是他占了她的便宜。

    这样一想,李玉玟心里不生气了。

    见她一直揉着腰那里,裴慎言皱着眉头问道,“摔得要不要紧?要不要找大夫看看?”

    成亲第二天就看外伤,这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他们干了什么事,李玉玟窘得脸色绯红一片。

    她瞪他一眼,“不要紧,你去忙吧,我靠在这里看会儿书。”李玉玟朝他挥挥手。

    裴慎言含笑道,“好。”

    以前觉得她清冷不好相处,现在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太容易害羞了。

    裴慎言离开后,李玉玟吐了口气,翻起话本子来。

    这间卧房的光线不错,窗户上面的屋顶有一个桌子面大小的地方铺着亮瓦,有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暖烘烘的。

    她将书册拿到暗处避开太阳光直射,惬意地翻起书册来。

    裴慎言去了库房,取了纸笔,记着明天要带去的回门礼物。

    庐陵王爱酒,酒水少不了。

    庐陵王妃爱吃一些甜品,买些蜜饯。

    李家大嫂有孕在身,不能乱吃东西,裴慎言将蜜饯和点心的数量加了加,这些常吃的食物,孕妇可以吃。

    两个孩子的礼物是一些玩意儿,他的书房里就收着许多,拿一些新的出来就好。

    另外,裴慎言将那块鹿肉记下了。

    带回李家,大家围坐一起烤鹿肉吃。

    那块鹿皮他也记在了单子上,洗净晾晒好,能给果果和李景做件鹿皮斗篷或是鞋子。

    写好要送的礼物,裴慎言捏着单子,来卧房拿给李玉玟看,“这是明天回门所带的礼物,你看可行?那些鹿肉,我留了两只鹿腿给你吃,其他全带上了。”

    李玉玟扭过头去,接在手里来看,都是些家里人喜爱的物品。

    特别是那二十斤酒,能让她老爹乐得飞起来。

    鹿肉是哥哥们的最爱,鹿皮是也是好东西。

    果果有件豹子皮的斗篷,这块鹿皮可以给景儿做斗篷了。

    “好,就这些吧。”李玉玟没有意见,她将单子递还给裴慎言。

    裴慎言说道,“明早我们辰时三刻出发。”

    “嗯,你安排吧。”李玉玟道,她心情愉悦,说话时唇角会扬起,比如这时候。

    她一笑,裴慎言的心情也大好。

    他看她一眼,笑着离开卧房准备礼物去了。

    .

    经过昨晚相处的尴尬,第二个晚上,李玉玟和裴慎言的相处就轻松多了。

    两人都熟悉了彼此的脾气,都会尽量不要惹着对方。

    依旧是李玉玟睡床,裴慎言睡脚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