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半壁文娱 > 455.这才叫反转
    大岛见雄完全没有注意到陈知贤的表情变化,而是越说越是自我感觉良好,越说越是兴奋起来。

    然后,又是一大堆的另外一个七宗罪的连环杀人案浮出水面。

    最后,最后,更奇葩的是,他又给圆回来了,这特喵的,都是同一个凶手干的。

    原来,这个凶手,不止是杀一串七宗罪的罪行目标,而是杀了好几轮了。

    陈知贤彻底懵了!

    其他人也有些傻眼地看着大岛见雄!

    当然,眼神有些复杂,有错愕,有惊讶,还有那么一丢丢的佩服?

    大概是佩服大岛见雄的脑洞吧。

    不得不说,大岛见雄的这个版本,脑洞的确开的有些大。

    这尼玛都成杀人狂魔了都!还不止是两个连环杀人案,而是他已经完成了很多起连环杀人案了。

    可是陈知贤却是完全无语了!

    果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好吧,这已经不是差之毫厘了。

    这尼玛,不愧是写小说的,脑洞阔以啊!

    然后,大岛见雄就一脸期待地看着陈知贤有些忐忑地问道:“陈桑,临时想出来的,不够周到,还请指教!”

    “大岛啊,凶手杀了这么多人,为的是什么呢?”陈知贤也不好直接说,你丫的脑壳裂了吧?

    所以只能委婉一点,嗯,好吧,哥们就是喜欢以理服人!

    “因为他认为自己是被上帝选中的,来惩罚那些有罪的人。”大岛见雄说道。

    陈知贤倒是有些讶然。

    不过还是问道:“那么他为什么还要给警方留下那些线索呢?”

    大岛见雄顿时就傻眼了!

    “额......”

    其他人也皱起了眉头。

    精彩的推理小说,优秀的推理作品,对逻辑自洽的要求是比较严谨的。

    因为按照陈知贤问的,既然凶手自认为是被上帝选中的,来惩罚那些有罪的人,那么为什么他还要给警方留下那么多线索?

    这个问题,重要吗?当然重要,因为这涉及到了罪犯的自身的犯罪逻辑!

    “陈桑,大岛失礼了,还请陈桑指点!”大岛见雄当然明白,逻辑自洽的重要性。

    当然,他也完全可以这么写,但是如此一来,《七宗罪》也自认而然的只是一部猎奇的推理小说了。

    “你们呢?也说说,你们认为此处该如何反转?”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既然要装逼,那自然要装到底了,要效果最大化!

    不过,大概是因为大岛见雄的前车之鉴,所以,他们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都摇了摇头。

    “我们无法做到逻辑自洽,所以,还是不献丑了!让陈桑见笑了!”小川次郎也想了一种,但是还是那个问题,他无法做到逻辑完美自洽,所以,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其他两人也同样如此!

    这个逻辑自洽未必一定是完美合理,而是要相对合理,至少你得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说辞!

    原版的《七宗罪》显然就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当然了,或许也有人会说那是扯淡,但是至少,人家做到了,自说自话!

    逻辑自洽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自说自话”的一种,就是要用一套逻辑,让整个案件,整个事件变得相对合理!

    推理小说,不仅仅凶手行凶必须有动机,他们所做的一些事情,也同样的需要有目的性,哪怕是胡乱杀人,也同样的有动机,哪怕是对方是反社会人格,用这种方式来解读,同样的也是动机的一种!

    陈知贤放下已经空了的咖啡杯,取了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

    “在警方寻找到的第五个死者的时候,发现现场怎么也寻找不到和前面几起案件那样的凶手留下的线索!”陈知贤缓缓地道。

    “就在警探冢本和大河无比惊讶地询问那位被请来协助破案的推理天才西岛君的时候,西岛君向冢本警探伸出了双手。他笑着告诉他们,案子是自己做的,他要自首!”

    “哎?”

    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自首?西岛君自首了?”

    西岛雄一就是大岛见雄小说里面的被邀请来协助破案的推理天才!

    虽然大岛见雄的设定当中,西岛雄一就是真凶,但是这个时候就自首却还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当然了,毕竟陈知贤是帮着大岛见雄修改小说,肯定需要沿着大岛见雄的设定把故事继续下去。

    好在,大岛见雄的设定当中,主角原本其实是西岛雄一,而警探方面,也沿袭了岛国的很多推理小说当中的设定,一老带一少。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是和前世的《七宗罪》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不过,这样一来其实陈知贤看来反倒是比原版的更为合理一点。

    毕竟,如果是原本就认识的,那么再来嫉妒对方,更有说服力。

    否则的话,按照原版的剧情,就会显得有些突兀了。

    毕竟,夫妻和睦之类的幸福的人可不少,他为什么偏偏就找上年轻的警探呢?

    而本就认识的话,那么就会显得更加合理一些了。

    “然后呢?”这一次众人众口一词!几乎是同时问出来的!

    陈知贤笑了,嗯,效果不错嘛!

    “西岛自首之后,在审讯的时候,他却很不配合!”陈知贤继续说道。

    “他只是告诉冢本和大河警探,他还杀死了另外两个人,他要求二人和他去一个地方,否则他是不会说出另外两个受害者的下落。于是冢本和大河按照西岛的要求到了一个荒郊处。”

    “西岛停在原地,大河和冢本怎么问他都不说,冢本和大河二人都以为西岛在耍什么诡计!”

    大岛见雄等人都听的非常仔细,脸上满是期待和好奇的表情!

    “这个时候,又一辆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对方将一个箱子放在路边,然后离开!”陈知贤笑着道。

    “冢本让大河看着西岛,自己过去拿包裹!”

    “当冢本打开包裹之后,就知道了西岛的计划,他连忙转过头去,却看到西岛跪在大河警探的面前,而大河警探手拿着枪对着西岛的脑袋,他大喊:“不要开枪”,但是却已经迟了!”

    “大河一枪击毙了西岛!”

    “最后,大河因为谋杀罪被判刑!”

    陈知贤说完,也不理会众人的一脸茫然或者若有所思的反应,伸手叫了侍者,让对方再来一杯咖啡!

    “这,包裹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大河警探会杀死西岛?”

    “最后的两个案子呢?”

    “我明白了,死高一!死高一!陈君太厉害了!简直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大岛见雄想明白了之后,整个人都有些亢奋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