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农耕时代 > 469章 徐峰子出手
    有些不听话的村民。

    这近百人就会举起手中的棍棒招呼。

    气焰之嚣张,举止之跋扈,简直闻所未闻。

    刘星在回过神来后,皱眉抬脚就走了过去。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谁敢这样嚣张,带人打卖茶叶的村民。

    然后还没有走出两米米远,就被赶来的王昆仑伸手给拦住了:“这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好了,你最好不要过去。”

    “这个……好吧!”刘星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王昆仑一招手,带着赵构等几十个集市方管理就朝闹事的地方走去。

    但接下来乡道上发生的一幕,令王昆仑、赵构等人傻眼在原地。

    刘星也是有些懵,原来那些被打的村民,在回过神来后,居然全都同仇敌忾了起来,仗着他们人多,手中也有挑茶叶的扁担,居然来了一个反扑。

    这一手说实话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那些打人者更是懵逼不已。

    等回过神来,他们全都被堵在了一个山坳里面进出不得。

    刘星见状,笑着连忙走了过去。

    王昆仑带着赵构的人连紧随其后。

    等走进了才知道,这上百打人者居然全都是王家人。

    而为头的是王家村的村长王存业,此时正卷缩在一颗松树下瑟瑟发抖。

    看到他这副怂样子,刘星那是直摇头:“王村长,你是不是认为你人多就可以欺负我一个外地人啊!”

    “你……你别得意,我王家还有人没来呢!”王存业揉着被打肿的右腿,那是咬牙切齿的怼了一句。

    “哟!哟!你还威胁起我来了。”刘星见周围数百卖茶叶的村民一个个义愤填膺,当下笑着说道:“都别看着啊!我跟你们说,王家今天这是要赶尽杀绝呢!你们只要是妥协,那以后我敢这样说,没有人再敢来武隆县高价收购茶叶了。”

    “其实你们武隆县很富有的,只是钱最后都进了这些小人的荷包。”顿了顿,刘星又揶揄的补充了一句。

    这话中可没有带半个脏字,也没有明着挑拨离间的意思。

    但数百卖茶叶的村民,一个个却是行动了起来。

    因为刘星说的对,这次在妥协。

    那他们可就完了。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

    必须给王家一点颜色看看。

    “你们……你们想干嘛?”王存业慌了,后怕喊了出来。

    然而此时才知道害怕,很明显已经晚了。

    雨点般的拳头砸了下来,立马让他跟其他王家人趴在地上老实了起来。

    数百卖茶叶的村民见状,一个个也没有在乱来,而是退后了几步。

    “王村长,这回你爽了吧?”刘星笑着看向了鼻青脸肿的王存业。

    “你别得意。”王存业咬牙切齿的回道。

    很显然,他不服。

    “是吗?”刘星转身走了。

    既然王存业这样冥顽不灵,那他自然是没有在待下去的必要。

    然后王昆仑跟赵构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了他,在相互对望了一眼后,就坏笑着走了过去。

    “你们不要乱来啊!”

    “我跟你们说,我王家好几百人都在赶过来呢!”

    “你们抢了我王家的生意,我跟你们没完!”

    王存业边逃边威胁,企图吓到王昆仑跟赵构。

    但是他们俩可不是吓大了,更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在追上王存业后,一拳就撂倒了他。

    然后当着所有王家人的面,咔嚓一声响就将王存业的右腿给踩断了。

    那脆响,将胆小的王家人都吓晕了过去。

    数百卖茶叶的村民,更是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

    王昆仑跟赵构却是没有去管这些,而是架着王存业就朝清风道观走去。

    之所以要这样做,那是因为偌大的王家要是不给一点颜色看看,那接下来的事情处理起来会很麻烦。

    所以该狠一点的地方,他们绝对不能马虎。

    这是为了刘星好,也是为了整个清风村好,更是为了车队上百人的安全着想。

    王存业此时疼的狼嚎不已,满脸上更是出现了豆大的汗珠:“两位好汉,我求求你们,赶紧找人给我医治,我有很多钱的,只要你们愿意放了我,多少钱都可以。”

    “你给你闭嘴。”身高两米多的赵构甩手就是一个耳光。

    抽的王存业的两颗牙齿都飞了出来。

    抽的王存业那是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一旁的王昆仑看着皱眉:“你下手轻点,打死了人咱们俩可都不好交代。”

    “放心,他死不了,我就是看不惯他为富不仁的样子。”赵构讪笑抓了抓头:“就是打死了,我也不会连累你跟刘星的。”

    “你说什么呢!”王昆仑闻言摇了摇头,伸手探了一下王存业的鼻息,见呼吸均匀,当下笑了笑,扛起王存业就往清风道观的方向走。

    很显然,他这是准备去找姜神医救治王存业。

    但救治的过程,可不会免费。

    而是要出钱的。

    这正是他之前踩断王存业右腿的真正目的。

    只要王存业在清风道观中,他相信王家人绝对不敢乱来。

    这其中的内幕,刘星自然是懂。

    他也没有阻止,而是派瓜子喊来了姜神医。

    来给王存业包扎伤口。

    戏剧化的是。

    这徐峰子、聂海一听到王存业被打断了腿。

    那是开心的连忙跟在了姜神医的身后。

    一同来到了王存业的身边。

    其中徐峰子只看了一眼,便笑着说道:“王存业,别装死了,在装死我可就叫人把你给埋了。”

    “哎哟……哎哟……我的腿,徐观主,麻烦你给我接上行不行,多少钱都可以。”王存业见装不下去了,只得睁开了眼睛,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

    “这可是你说的啊!”徐峰子看了一眼王存业的腿伤:“诊金一万,而且必须马上支付。”

    “你个老东西怎么不去抢啊!”王存业一听到诊金一万这个数字,那是气的脱口而出就骂了一句。

    骂完他就后悔了。

    想道歉。

    徐峰子却是拿起了他断掉的右腿:“当年我给你父亲看病的时候,他只给了我半斤黄豆作为诊金我就高兴的很,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王存业皱眉问道。

    “因为你父亲的良心没有丢,我很喜欢给他治病,而你呢!”徐峰子说到这,话风突然间变的犀利了起来:“为了赚钱,你的良心去哪了?”

    “我……我……”王存业脸红了。

    “所以你这断腿之伤,当今世上无人能给你治好了。”徐峰子突然间扭动了一下王存业的断腿,然后往内掰了过去。

    “啊!!!”王存业发出了狼嚎般的惨叫声,接着晕死了过去。

    这一幕让刘星、王昆仑、赵构看着那是吓了一大跳。

    但聂海却是笑脸依然。

    见赵马、聂平、聂国邦等聂家人都赶过来了,伸手指了指昏迷的王存业:“给我带下去关起来,不要让他玷污了清风道观这块清净之地。”

    “是!”

    “来搭把手。”

    聂平跟聂国邦对望了一眼,就抬着王存业走了。

    赵马笑着跟在了后面。

    只是片刻间,就消失不见。

    这让刘星多少有些担心:“聂大师,咱们这样对待王存业不好吧?”

    “不错,到时候他死了,那咱们的麻烦可不小。”王昆仑跟着说了一句。

    “放心,我有分寸。”聂海淡笑了一声:“你们也许不知道,王存业这次被抓后将永远都回不来了,他面临的最低刑法都有可能是将牢底坐穿。”

    至于更多的内幕。

    他没有多说。

    但刘星却是隐隐猜出来了。

    这肯定跟之前王家人打了赵马、聂平、聂国邦等人有关。

    要是他们是普通人,那可能没有多大的事情。

    但问题赵马、聂平、聂国邦不是。

    也就是说,王存业这回完蛋了。

    王家这回彻底要倒大霉了。

    想到这,刘星就笑了起来:“既然聂大师都将一切安排好了,那我就不多管了。”

    “好!”聂海点头。

    “咱们走!”刘星朝一旁的王昆仑、赵构招了招手,转身就朝杨丽萍所在的位置走去。

    ……

    收购茶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王家再也没有派人来捣乱。

    据说在前往清风道观的途中,就被拦截了下来。

    至于拦截的人是谁,没有人去细究,因为从王存业被带走了那一刻起,王家所有产业都被查封了,想带头闹事的王家人,抓的抓,逃的逃,根本就掀不起大浪来。

    但刘星却是没有闲着。

    眼见挑着茶叶来卖的村民依然络绎不绝。

    当下就让王刚在清风道观的山脚下建造了一个专门收购茶叶的大棚。

    这个大棚的作用,就是向所有武隆县百姓宣布。

    以后大家只要有茶叶,都可以送到清风道观脚下来卖,并不需要急于一时。

    然而武隆县的百姓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并没有停止往清风道观山脚下送茶叶,人数反而更多了,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他们怕刘星最后不收购了。

    毕竟整个武隆县的新茶,那加起来至少得十几二十万斤。

    按照现在高于王家五倍的价格来收购,那就需要差不多是十来万快钱。

    这笔钱对于现在的刘星来说,算不了什么。

    但对于这个武隆县的百姓来说,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也就是说,他们不相信刘星有这么多钱。

    怕到时候突然间就不收购,那他们的茶叶可就卖不出去了。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到了傍晚,刘星都没有下达有关任何不收茶叶的消息,反而让王刚多找了一些本地村民来维持秩序加快收购茶叶的速度。

    而收购茶叶的付款方式,依然是钱货两讫。

    这样的行为,使得所有武隆县的百姓在惊叹之余,也知道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刘星这个老板手里面的钱,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

    而王昆仑带来的车队,在货箱装满了茶叶后,就率先启程回老屋村的集市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想拖延着不走,等到下雨了。

    那刘星这次收购的茶叶,可就会赔个底朝天。

    因为做过茶叶生意的都知道,茶叶不能沾水,一点都不行。

    哪怕货车上有帆布,卖茶叶的村民也事先密封好了茶叶,那也不能掉以轻心。

    清风道观,后院中。

    徐峰子知道刘星要走了。

    所以特地让观中的弟子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为刘星送行。

    因为高兴的缘故,徐峰子、聂海、柳老、包航四个老人家多喝了几杯。

    在海阔天空闲聊之际,包航聊到了刘星的集市,并且夸奖了几句。

    说刘星的集市,现在比湘南省的省会古沙都要繁荣。

    这点徐峰子跟聂海肯定是不会赞同的。

    于是乎就跟包航打起了赌。

    最后一致决定去老屋村的集市上看看。

    这个包航自然是不会拒绝。

    但刘星却是头疼了起来。

    因为回去之后,他可没有时间陪这几位老人家。

    当然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聂海跟徐峰子不是坏人。

    令他想不到的是,徐峰子跟聂海说风就是雨。

    在跟观大师说了一声后,居然说走就走,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这让瓜子、小不点、小包子三个小家伙那是开心不已。

    其中瓜子牵上了徐峰子的手:“爷爷,窝跟你讲,窝哥哥管理的集市有好多好恰的东西,像铁板鱿鱼、麻辣小龙虾、嗦螺那是多的很,到时候窝请你恰。”

    “好!好!好!”

    徐峰子闻言开心的不行。

    见瓜子跟不上他的步伐,连忙伸手抱了起来。

    “舅舅,窝也要抱抱。”小不点见状,将小手伸向了跟在后面的刘星。

    “行!”刘星没有办法,只得伸手抱起了小不点。

    眼见一旁的王刚有话要说,当下轻声交代了起来:“你放心好了,现在王家对咱们已经构不成威胁,收购茶叶跟修路的事情,你只管放手去做就行,特别是修路,要尽量做到最好,因为这关系到咱们以后跟湘北省的商贸通道。”

    “好!”王刚点头。

    “这次我回去,王娜会留下来暂时帮你,你可要照顾好她的安全。”刘星轻叹了一声:“至于姜爷爷、青莲、小九、傅红英我都会带走,因为集市上的医院还等着他们开张呢!”

    “不过绿竹会暂时留下来帮助你们。”顿了顿,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那太好了。”王刚开心的不行。

    “对了!给清风道观安装一部电话,钱什么的找王娜报销就行。”刘星突然间提醒了一句。

    “这可不是一点点钱哦!我以前就估算了一下,至少要七八千呢!”王刚一愣之下连提醒道。

    这可不是在危言耸听。

    而是说的事实。

    因为整个清风村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一户安装固定电话。

    这要重新架线来清风村的话。

    那其中的费用可想而知。

    “一万都要装,听明白了吗?”刘星叮嘱道:“以后的世界格局,绝对是互联网的时代,这固定电话早装早受益。”

    清风道观怎么说在名义上都是他的了。

    要是因为通讯不便,而导致好些信息收不到。

    那到时候肯定后悔都来不及。

    所以,电话必须安装。

    这是他跟清风道观保持联系的前提。

    “我明白了。”王刚点头。

    “那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了。”刘星伸手拍了拍王刚的肩膀,转身就追上了徐峰子等人。

    ……

    第四章送到。

    求月票。

    订阅。

    晚上没有了。

    要些大纲。